精彩都市异能 拯救宇智波從做族長開始-第二百九十九章 綱手撿錢了!!!鑒賞

拯救宇智波從做族長開始
小說推薦拯救宇智波從做族長開始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北面石柱下面的绿苔上的确是有许多脚印,从朝向上看的出来那些个绝非是忍界自然造物的怪犬正是从北方来的,一行人稍作休整后,继续行动,沿着那残留的脚印以及其它的擦痕等等蛛丝马迹摸索前进。
浓雾还是一般的碍眼。
不过——
沿着那些细小痕迹走了一段路后,渐渐的周围的环境有了变化,脚下的地面变得平实整齐,周围那一棵棵排列的整整齐齐的雪松也不像是自然长成这样的,直到他们停下脚步,看到了横截在面前的巨大雕花石门,以及背后那相当宏伟的石头宫殿。
“······喂喂,谁闲着没事在这种鬼地方建宫殿啊!”
卡卡西仰头看着眼前的巨大的,雕刻着星辰图案的石门,不由得喃喃自语。
“大概是某个,或者某些见不得光的人咯。”
鬼灯满月打量着四周,
“话说,这地方也算是火之国的地盘吧?国境守备部队都不巡逻的吗?”
“这个啊~~”
卡卡西闻言拉长了嗓音,无奈道:“山那边是铁之国啊!”
这个还真不能说木叶忍者没有防备心,而是铁之国作为忍界唯一的永久中立国,的确是严格的恪守了曾经和忍者们的约定,三次忍界大战仅仅是在第二次忍界大战中和雨忍斗了一场,那次还是雨忍主动挑衅,向铁之国宣战的缘故。
正是因为铁之国的武士们老实的态度,
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木叶兵力吃紧,国境守备部队被迫收缩了巡逻范围,和铁之国接壤的苏迷卢山一带直接就彻底放弃了,之后的事实也证明了铁之国立场坚定,岩忍和云忍都曾试图借道铁之国绕开木叶的防线直击火之国腹地。
结果都被铁之国的武士严词拒绝,并且悍然摆出来了一副谁敢入境就和谁拼个你死我活的态度。
自从第三次忍界大战结束,
人手还是有限的国境守备部队还是只能有选择的镇守紧要之地,像苏迷卢山这些个地方再没有人闲着没事跑这边巡逻,所以也就压根没发现有人竟在这里修筑起来了如此雄伟的宫殿。
“永久中立国吗?”
鬼灯满月耸了耸肩。
雾忍远居海上,自二代目水影之后,除了和木叶干仗,和砂忍干仗,和云忍小摩擦之外,就再也没有能力插手大陆上的事情了,对于铁之国的了解全凭纸面上的资料。
“说的没错,铁之国是永久中立国,所以苏迷卢山这一代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守备力量,结果给人钻了空子,早知道······”卡卡西话说一半说不下去了。
早知道也没什么用。
火之国是四战之地。
奉令成婚,中校老公別太壞 花逝
木叶的忍者就没有够用过,国境守备部队永远都在缺人,即便是到了现在,人手还是不够用。
“唉!总之等回去了打个报告说明一下,国内类似于苏迷卢山这样灯下黑的地方或许都应该查一查了。”卡卡西心想着苏迷卢山这样的情况估计不是个例,天知道其他地方又都藏着什么鬼东西。
“回去的事情等回去了再说,卡卡西,麻烦上门了!”
“又来了吗?”
卡卡西活动手指,苦无好似是穿花蝴蝶般在指间起舞,他仰头看着天空,一只只模样奇怪的大鸟穿破云雾,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当中,“这东西是······鸟吗?”
“会飞,不是鸟还能是什么?等等,有什么东西落下来了?”
话音落下来的瞬间,
一根根羽毛也是如暴雨般射落下来。
好在以在场诸人的身手,不难躲开这些羽毛的攻击。
“不对。”
宇智波鼬双眸猩红,看到了隐匿在那羽毛当中的查克拉流动的痕迹,而且是极为熟悉的流动轨迹,和他们一族制作并出售的起爆符有着九成的相似度,这压根就不是羽毛,而是特么的炸弹。
“小心,这些羽毛会爆炸!”
就在他开口说话之前,宇智波千早已然是拉着林檎雨由利挪动脚步,她也是宇智波,而且也是三勾玉,在洞察力上并不比宇智波鼬这个族中风头正盛的后起之秀差,自然是发现了羽毛的猫腻之处。
只不过有宇智波鼬这个族中的好孩子在,也用不着她多嘴。
果然,
宇智波鼬在察觉到问题的第一时间开口,
卡卡西······他也有写轮眼,可惜终究不是原装,还是慢了宇智波鼬和宇智波千早那么一点,不过他躲避那些个羽毛时候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
“轰!”
“轰!”
“轰——!”
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回荡在山中,一团团炽热升起的焰火驱散了周围的寒雾,视野在爆炸过后变得宽阔了许多,也因此看的更清楚那盘旋于天空之上的估摸着有三四十之数的怪鸟。
“会丢炸弹的鸟吗?”
鬼灯满月仰头看着天上的怪鸟们,有点头疼。
会飞的怪物······有点儿棘手呢!他们六人没人擅长空战,准确来说能飞在空中作战的忍者向来都是少之又少,数遍整个木叶说实话也找不到几个会飞的忍者。
哪怕是有【超兽伪画】这样并不属于一族的秘术可以传授给任何人,
但奈何这种秘术也不是随便来个人就能学会的,除了要具备阳遁查克拉的天赋之外,在画技上也要有不俗的造诣,宇智波家的天才们用写轮眼复制一套画技不难,但是阳遁术上面的天赋······直接就排除掉了九成九的宇智波。
即便是宗弦,也是在鲛肌的帮助下提升了在阳遁术上的造诣,方才学会【超兽伪画】这门秘术。
总之,
这些个怪鸟对于卡卡西他们来说有点儿麻烦。
而且,
麻烦不仅局限于此。
“嗖!”
君麻吕手中的骨刀如闪电般的戳出去,将那沿着旁边的岩壁上爬下来的长着蓝色鳞片的怪蛇。
“有蛇!”
他喊了一声,提醒众人。
只是,
当他准备将那已经被戳了个对穿的怪蛇丢掉的时候,蓝鳞怪蛇却先是沿着伤口自我分裂成了两条,并且再一次的朝着君麻吕的发起了攻击。
“分裂?再生?”
君麻吕微微挑了挑眉毛。
手中骨刀再次如闪电般斩出。
直接将两条蓝鳞怪蛇斩断成一段段的,落在地上的蛇段并未死去,仍旧是在不停的蠕动,并且互相吸引,重新融合为一体,竟是直接变成了四条蓝鳞怪蛇,然后第三次的朝着君麻吕突袭了过去。
今天和響去海邊約會
什么鬼东西?
君麻吕皱起了眉头。
换个人或许已经被这蓝鳞怪蛇不断再生的本事给吓住了,但是对于君麻吕来说······小时候的君麻吕说实话表情挺丰富的,生气的时候看上去很有趣,但是不知道是天性如此,还是受宇智波鼬的影响,总之随着年龄的增长,君麻吕越来越冷静。
到了现在,彻底的变成了一个不知道恐惧为何物的面瘫。
那张脸冷的就像是雪之国最北方那终年不化的冰山。
这似乎可以无限再生的蓝鳞怪蛇并不能让他有所动容。
“鼬,换手,这些怪蛇用体术攻击效果不佳。”君麻吕脚步从容的后退,和宇智波鼬直接交换了位置,这些个怪蛇并不是从四面八方围攻而来,只是从一侧发动了袭击。
另一侧,
云霓裳 小说
宇智波鼬面对的是之前已经清理掉了一批的肩头架着弩枪的怪犬。
对付这些个怪犬,君麻吕是得心应手,杀戮起来比起宇智波鼬都要更加的高效。
当宇智波鼬和君麻吕配合无间的清扫着怪物们的同时,林檎雨由利和宇智波千早也开始发力清扫空中的怪鸟,鬼灯满月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他们这些人虽然都不会飞,但是不代表他们就没有对空作战的有效手段。
宇智波千早斩出来的风刃逆卷而上,将空中的怪鸟一撕两半,那一手剑术和风遁结合而成的绝技看的鬼灯满月眉头直跳。
不过,
最让他惊讶的还是林檎雨由利,
“我了个去······雨由利,你的雷遁术进境也太夸张了点吧?”看着那天穹上好似汪洋般一望无际的黑压压的云层,如同龙蛇般的闪电在云海中翻滚,浩荡的雷鸣声震的人耳朵发麻。
这般威势,
着实是令人心惊!
“雨由利,很强。”
宇智波千早这时候干脆不再去管空中的怪鸟了,斜睨了鬼灯满月一眼,言简意赅的说道。
“我知道!雨由利她是天才,只是······好久没有一起行动过了,没想到······她竟然到了这种地步。”鬼灯满月无奈的说道,虽说他俩都是雾忍,但是在搜查部,需要他这个副部长出手的机会并不多。
很多时候,
都是宇智波千早和林檎雨由利搭档出任务,她们俩这组合已经足够扫平大多数的麻烦。
眼下,
似乎也是这样。
当林檎雨由利全力以赴的出手之后,怪鸟被闪电打的像是下饺子一样掉下来,就连地上的怪犬和怪蛇也是逃不掉那恐怖的雷击。
————
弥楼山,宫殿深处的秘密实验室。
“哦!被发现了吗?3号兽栏。”在好似睡床般的营养槽中,一个看上去大约有七八岁大的孩子躺在其中,深绿色的黏稠液体淹没了他的身躯,仅仅只有口鼻和双目露出在外。
“动作比想象中的要快不少,不过······已经迟了啊。”
“木叶,等着吧!要不了多久,我就要回去了!”
愉快的轻笑声回荡在这座秘密实验室当中。
已经使用了鬼芽罗之术成功夺取了四种血继限界的他心情前所未有的愉快,和马他们为他带来的那一个拥有着木遁血继限界的白色怪物带给了他超乎想象的惊喜,他不仅仅得到了木遁这一血继限界,这副新生的身躯还获得了远超于他预计的‘器量’。
躺在营养槽中,
卑留呼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那正在不断吸取着营养而充盈起来的生命力。
还好,
他是按照宁多不少的标准配置的营养液。
否则要是按照最初计算中的分量配比,估计根本填不满这副新生的饥肠辘辘的身体,所以他现在的心情很好,哪怕是位于苏迷卢山的3号兽栏被发现,估计很快就会被彻底的摧毁掉也不妨碍他保持好心情。
“自来也,纲手,大蛇丸!很快!我很快就会追上你们,然后······超越你们!!!”
————
百花王街。
名为‘西洞院’的赌场,
年轻漂亮的荷官摇曳着芊芊细腰,毕恭毕敬的将赌界声名赫赫的‘大肥羊’送出门外,没办法荷官小姐不开心,这位胸恶的令她都不由得羡慕的客人不愧是传说中的大肥羊,输了那么多钱,她这个荷官的提成都不是一个小数字了!
纲手郁郁不乐的走出了赌场。
旁边,
抱着一头粉色宠物猪的静音欲哭无泪。
又输了,输的干干净净。
口袋里已经没有一分钱了。
准确来说,她们还欠着这百花王街真正的主宰者,也就是统领附近这一片地区的名主,蛇喰家的当主一大笔钱,这是在昨天输掉了身上的现金后,纲手找到了蛇喰家借钱,而那位看上去阴气森森的蛇喰名主还真就爽快的借给了纲手钱。
对此静音习以为常,
纲手大人可是初代目火影的孙女,是千手一族最后的正统。
咬金陪你玩 小说
而千手一族和火之国的那些个贵族就没有不认识的,更何况纲手本人还是忍界第一的医疗忍者,说实话这些个贵族们除了一部分缺心眼,大多数人恨不得纲手来找自己借钱,借的越多越好,还不上就更好了。
静音发愁的是借来的钱全部输光了,今天恐怕真的要露宿野外了。
毕竟纲手大人在同一个地方是不会找同一个人借第二次钱的。
就在静音苦恼的时候——
“这是?”
纲手弯下腰,从路边捡起来了一枚硬币。
“诶?!”
看到这一幕的静音惊呆了,“纲手大人竟然捡钱了?这怎么可能啊?”那个绝对是被惠比寿大人讨厌了的纲手大人竟然捡到钱了?是在开玩笑吗?这绝对是在开玩笑吧?
不过,
更奇怪的是捡到钱的纲手大人貌似也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纲手捏着手中的硬币,眉头轻微蹙起,心中浮现出来了一点不好的预感,然后——
“有怪兽啊!!!”
惊叫声在街头响起。
混乱像是多米诺骨牌似的,从百花王街的一头迅速的传播了开来,纲手和静音站在街道上,看着那一只头生独角,背负双翅,四足,双尾,通体苍白色像是穿着一重厚厚甲胄的怪物朝着百花王街飞了过来。
“怪物!纲手大人,我们快跑吧!真的是怪物啊!”
静音惊叫了起来。
只是——
纲手站在原地却是一动不动,眉头深深的皱起,这只模样奇怪的怪物给了她一种似曾相识的奇妙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