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回到2002當醫生 ptt-738 掰開揉碎展示

回到2002當醫生
小說推薦回到2002當醫生回到2002当医生
探查无活动性出血,周从文转身下台。
张友心中气苦,但没什么好办法。一助有一助的工作,术者下台后接下来的活就由一助领头去做。
周从文一把撕掉无菌手术衣扔到一边,扫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骨科主任们。
“厂家的人只会一点小活,也是最基本的操作。”周从文淡淡说道,“总不能靠着他们一直干活不是。”
“丢人,现眼。”韩处长作为一个完美的捧哏,不失时机的加了一句话。
的确很丢人,可有些事儿不能挑明,一旦挑明……结局很难预料。
周从文看了一眼韩处长,知道他今天心里面有一股子邪火。
倒也不一定是火气,但磨刀霍霍的声音周从文已经能听到。
骨科么,自认为科室手术并不碰重要脏器,很少会有急诊、患者术后有很少有问题,所以渐渐的也都产生了懈怠的心思。
“许主任你和患者家属沟通一下,把问题解决。”周从文没有马上说什么难听的话,“接下来……”
说着,他看韩处长。
“来医务处的会议室,听听周教授的讲座。”韩处长冷着脸说完,瞬间变脸,春风洋溢,“您有时间吧,周教授。”
“有。”
“那好,许主任给你30分钟,现在去和患者家属先交代一下,然后在会议室集合。”
张友一边关胸,一边默默的叹了口气。
周从文和韩处这两个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不会么?都是公家的事儿,干嘛这么得罪人。
算了,和自己没关系。
想着想着,张友忽然心中一动。
一会自己去旁听一下,一呢是在周从文面前刷刷脸;二来可以看看热闹,学习、参考一下。
虽然心脏里有9cm的牙签张友独自很难解决,但关胸还是特别熟练。他抓紧时间把手术做完,送患者去icu,换了衣服匆匆赶到医务处的会议室。
屋子里坐满了人,空气有些污浊,张友呲着大板牙和周从文、韩处长打了个招呼,蹑手蹑脚的走到最里面。
周围骨科的医生、带组教授、主任们都很忐忑,只有张友最平静,他忽然觉得要是这样也挺好的。
呲着大板牙笑眯眯的看着周围的人,张友见周从文和韩处长小声的交流着,说说笑笑,宛如多年老友。
能和韩处长这种人相处的如此融洽,周从文这人真心的不简单,张友似乎对周从文的认知越来越清晰,但仔细观察周从文,却又感觉他年轻的脸庞越来越模糊。
这是年轻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张友不这么认为。
債妻傾嵐
把自己换到周从文的位置上,好像也没办法和韩处长用这么轻松的语气交流。
过了一会,许主任一脸沮丧的走进来。
张友心有戚戚。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换谁都高兴不起来。别说高兴了,龇牙咧嘴的能挤出一丝笑都算是心大的。
紅馬甲 小說
而且还要面对韩处的雷霆之怒,张友甚至多多少少有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坐吧。”周从文见许主任进来,淡淡一笑,“咱们先讲一下怎么避免今天这类事情的发生。”
“周教授,有很多人没听到您讲为什么发生,要不您再说一遍?”韩处长提醒道。
周从文点了点头,又把在手术台上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虽然没有实物,看上去有些枯燥,但周从文讲的深入浅出,比在手术台上的寥寥数语多了很多描述,下面的医生渐渐听的入了神。
“原理就是这样,我遇到……看文献里描述,肺栓塞的患者更多。”
“不过呢,也不用因噎废食。”周从文淡淡说道,“下面我讲一下怎么避免再出现类似的情况。”
“第一,术后心脏水泥栓塞的发生率为3.9%,一次进行椎体成形的数目过多是发生心内水泥栓塞的重要危险因素。”
“贪多嚼不烂,这话说的对。所以在最开始的还不数量时候最好数量控制在两个椎体以下,多了的话容易出事。”
“第二,骨水泥椎旁血管渗漏可能与骨水泥灌注时间过早、骨水泥尚未进入牙膏期、注入压力过大、穿刺针位置等有关,使得骨水泥通过椎体静脉回流至右心。”
“许主任,问你一个问题——什么是牙膏期?”
周从文忽然提问。
许主任一怔,讪讪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周从文微微一笑,“可能单纯的理论不好说,那你举个例子吧。”
许主任两眼一抹黑,什么牙膏期他只是看到过,但周从文对骨水泥的了解很明显比自己深的多。这时候要是说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肯定蒙混不过去。
真要是顺口胡说,周从文不一定会惯着自己假装没听见。
丢人败兴啊,许主任脸色灰呛呛的难看。
“不举?”
“嗯,我就不举了。”许主任道。
周从文微微一笑,但笑容愈发浓烈,似乎捡了一个笑话。
韩处长摇头,下面的医生们一脸懵逼。
唉,张友叹了口气,怎么跟小孩子似的呢,周从文可真行。
“那还是我来说吧,有不理解的地儿回去注意查找资料。”周从文很快严肃起来,“拿今天的患者举例子。”
“导致水泥血管渗漏的原因是——由于椎体内压力高于椎体内静脉压以及椎体静脉管壁的破裂引起骨水泥渗入椎体内的椎基底静脉中。
渗漏的水泥进而通过椎旁静脉丛进入腰节段静脉,最终进入下腔静脉和右心房,导致心脏穿孔和心包填塞。”
“术前影像检查评估病椎情况,术中针尖达到椎体中央的前1/3处,可有效避开椎体内静脉丛,还可以使骨水泥在椎体内弥散更均匀,从而减少骨水泥渗漏的发生。”
“第三……”
“第六……”
“第十八……”
周从文把PVP术式掰开揉碎,很多并发症都考虑到,结合手术,应该怎么做连熊科主任张友都听的一清二楚。
甚至张友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手术这么简单,自己都能做。
这个念头越来越真是,张友甚至手心有点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