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星門 txt-第341章 天亮了(求訂閱月票)推薦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西方神国。
虚空撕裂。
李皓,已无任何忌惮!
世间一切,顺我心意,此时此刻,方是无畏无惧无悔!
我不欠任何人。
我欠的人,已经死了。
那这世间,谁能让我止步?
苍穹裂开。
李皓瞬间浮现,有神灵感知,刚要出头,雷霆一击,五行大道还在,天地被笼罩,神国巨城被笼罩,一声不似人声的咆哮响彻云霄!
“屠!”
轰!
巨城炸裂,无数人七窍流血,瞬间爆裂!
那魔音震荡天地。
以道为剑!
“李皓!”
一声厉吼传出,女王浮现,李皓双眼血红,一剑劈出,苍穹粉碎,女王大惊,砰地一声巨响,被这一剑切成两半,女王迅速合拢肉身,脸色剧变!
“杀!”
身后,一尊尊强悍的存在,此刻,纷纷浮现,杀戮!
乾无亮脸色很凝重,一声低语,如同魔咒,一瞬间,那百万士兵,忽然数万人陷入混乱,下一刻,互相残杀起来,一眨眼,血液弥漫四方。。
地覆剑一言不发,持剑走出,一剑插入地下,大地龟裂,裂痕蔓延,炸裂了无数神国兵士。
有神灵刚浮现,一眨眼,剑意横空。
一位位强者,爆发出极其强悍的力量,将神灵斩杀当场!
这一刻,皓星界域浮现。
一位神灵刚死亡,忽然,大道之中,李皓如同神魔,看到了一颗大大的星辰闪烁了一下,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现在皓星界中,以道为剑,一剑斩出!
轰!
大星炸裂!
这一刻,天空忽然飘起了血雨。
哪怕死了圣人,也不曾下过血雨。
可这一刻,整个银月之地,忽然下起了血雨,女王愣了一下,看向天空,再看刚刚被杀的海洋之神,整个人都懵了一下。
这……
血雨,在银月有过记载,很多年前,死了几位神灵,天空飘起了血雨。
那些飘起血雨的神灵,再也没有复苏过。
哪怕到今日,哪怕很多神灵复苏了,可昔年,那些凡是被杀,血雨飘落的神灵,都没有再次出现过。
金牌配角韓豆平
这一刻,神殿之中。
一尊尊强悍的存在,强行复苏。
先知神好像有些悲戚。
尸山血海!
原来,是在这一日。
原来,血海不是上一次,而是这一次,真正的血海,血雨瓢泼,天意好像都在震荡,神灵陨落,大道执掌者死亡一位!
“李皓!”
女王怒吼,疯狂提升战力。
而李皓,瞬间浮现,看向她,这一刻,语气平静,脸色也极其平静:“四国当中,你神国最强,也最让我厌恶,上一次若是乖乖听话,何至于此!”
“李皓,你疯了,你屠杀神灵,天意会惩罚你,你会被天弃之……”
“天?”
李皓露出了一些笑容,下一刻,一剑破开了天地,一剑将天意滚动的大势破开,一声怒喝:“滚!”
轰隆隆!
雷霆四起,这一刻,天意好像极其愤怒,可就在这一刻,皓星界暴动,轰隆隆,天意震荡,这一刻,雷霆消散。
天意,好像感受到了威胁,退走了。
李皓轻笑一声:“天意?所谓天意,不过是大道之奴,何时起,天意可以镇压大道?给面子,是天意,不给……什么都不是!”
话落,一剑杀出,一瞬间,几位神灵浮现,都强悍无比,气息爆发。
隐约间,也有圣道气息!
李皓却是笑了,“出来了?能撑多久呢?”
先知神满脸沧桑,带着一些悲天悯人:“李都督,何必如此?神国可以退去,屠杀四方,一旦天地稳固,二次复苏提前到来……”
“原来……你们都知道啊!”
李皓笑了,下一刻,轻喝一声,一剑覆盖苍穹!
这一刻,天还是黑的,可又亮了。
整个西方,瞬间被这一剑照亮!
这一剑,五行合一,一头猛虎出笼,口含利剑,以道杀人,镇压天地!
先知神、太阳神,还有一位刚复苏强大神灵,三大神灵同时出手朝李皓打去,虚空在切割他们,天地在镇压他们,可他们顾不得了!
这一刻的李皓,强大的离谱!
四面八方,屠戮都在继续!
百万神兵,此刻瞬间死伤无数,恐怕不下十万人,还在迅速死亡,还在内讧,那一个乾无亮,操控人心,整个神国军队都在暴动,他一人,便操控数万神国之兵叛乱,杀戮无数!
虚空中,李皓对面,三大神灵浮现,下一刻,女王也浮现,脸色有些难看,看向李皓,咬牙:“你要作甚?”
“灭杀尔等!”
“狂妄!”
狂妄吗?
李皓笑了,“你们……不是新武!”
一瞬间,他忽然消失了。
不止他消失了,这一刻,几位神灵也好像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宇宙星辰,让几人一怔,下一刻,李皓浮现在一颗巨大的星辰之上!
一剑斩下!
轰!
那如同太阳一般的大星,被这一剑斩的粉碎,李皓幽冷声响起:“杀神国圣人很难吗?杀新武圣人难,杀你们……真的很难吗?”
砰!
太阳神脸色瞬间惨白,忽然,身上无数的神力溃散,带着一些茫然和难以置信,体内,一条粗大无比的道脉破碎,大量的力量流逝出去!
他眼神有些涣散,带着一些茫然和无措。
李皓,只是斩碎了一颗大星,为何……我会瞬间重伤?
先知神一怔,下一刻,凄声厉吼:“杀了他……这是大道宇宙,吾等都是大道诞生之灵……快杀了他!”
这一次,他彻底感受到了危机。
大道不灭,他们不灭。
可若是大道覆灭……他们自然也就灭了。
强悍如太阳神,虚空切割都能坚持一会,可这一刻,却是因为李皓一剑洞穿了一颗大星,他就重伤垂死了,这……李皓,是神灵的天然克星!
以前的李皓,还没梳理大道,也没找到属于他们的大道,可这一日,李皓梳理出来了,也找到了,对应他们的大道之力!
李皓笑了,瞬间消失在宇宙星空之中,而那几人,却是被星空动荡弄的无所措。
一瞬间,李皓又浮现在一颗大星身旁。
第三位神灵,陡然脸色剧变!
他乃是黑暗之神,此刻,远处,那颗大星黝黑无比,如同黑墨泼洒,他知道,一定和自己有关!
顿时大急!
轰!
一瞬间,李皓再次击碎了大星,黑暗之神和太阳神一样,一瞬间,噗嗤一声,一口一口的血液,疯狂喷涌而出,体内神力流逝。
李皓幽冷声响起:“先知神的大道……我居然找不到,看来,也许还在我未探索的区域,真可惜!”
他找到了黑暗之神和太阳神的大道所在,击碎了大星,重伤了他们,可惜,没找到先知神的大星。
下一秒,他再次消失。
轰!
再次一剑斩下,一颗火星粉碎,上一次,火神已死,却不是真正的死亡,只是等待下一次复苏罢了,可这一刻,好像一声冥冥中的惨叫声,响彻天地!
外界,血雨疯狂降临。
又一尊神灵,彻底陨落!
先知神愣住了,此刻,疯狂朝李皓那边赶去,带着急切和疯狂:“李皓,你这是要和神国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李皓声音带着笑意,行走在皓星界中,轻笑一声:“来杀我便是!若非你们……何至于此!月神,先知神,我……无所畏惧!”
李皓笑容灿烂无比:“我老师走了,南拳师叔走了,侯部走了,连刘隆老大也走了……这世间,你们……能找几人来威胁我?”
此话一出,天崩地裂!
一颗颗大星瞬间破碎!
先知神一愣,女王也是脸色大变,何意?
上一次,她伤到了袁硕,李皓发狂,她可是记在心中的,也知道,这袁硕,大概就是李皓的逆鳞。
可今日……何意?
李皓笑声依旧,在这空旷的宇宙中传荡而来:“若非四国逼迫我,若非你们非要进攻,若非你们联手那些狗东西,我何必如此呢?月神,先知,你们……不是可以预知未来吗?没看到这一幕吗?”
“哈哈哈!”
李皓大笑一声,再次一剑洞穿一颗大星!
而外界。
一位位神灵,忽然重伤,大道崩溃,一个个呆滞无比,为何……如此?
下一刻,有拳头砸来!
轰!
神灵炸裂!
血雨更加大了,天地一片血红色,正在朝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神灵……真的死了。
一尊尊神灵,道脉破碎,虽然没有马上死去,可此刻,一群魔头正在疯狂屠戮,一旦抓住机会,唯有杀!
屠杀!
这的确是一场屠杀!
这一刻,无数人恸哭。
“水神……木神……生命女神……”
一位位神灵,只要大星被击碎,很快,就会被那些银月人屠杀,杀的死无全尸!
……
皓星界中。
月神脸色惨白一片,身旁,太阳神和黑暗之神还没死,可神力不断流失,如此下去……撑不了太久的。
而先知神,虽然强悍,可对此地太过陌生,李皓行走虚空,瞬间出没,瞬间消失,击碎一颗颗大星。
如此一来,先知神根本奈何不得他!
更让人绝望的是,此刻……也许谁也奈何不得李皓,劝阻不了李皓,因为……能劝他的人,好像都死了。
远处。
月神脸色难看,低沉道:“李皓,我若死去,银月复苏,再无人掌控,封印那红月帝尊的封印会破碎……”
李皓轻笑一声:“我藏身皓星宇宙,能奈我何?待我神通大成,出去斩了便是!月神,你如此说,不如……自爆好了!”
月神脸色瞬间难看下来。
这一刻,以前的一些限制,一些威胁,好像都失去了作用。
她忍不住心中狂骂一声!
为什么?
谁杀了袁硕他们?
杀了袁硕他们,便是放出了魔鬼!
李皓不死,为何要杀那些人?
她愤怒无比!
此刻,李皓击碎了几乎所有能找到的大星,下一刻,天旋地转!
一行五人,再次浮现在天地之间。
血雨瓢泼,洒落在所有人身上,月神一眼看去,满面悲伤。
就这么一会,死了十多位神灵。
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这些神灵,巅峰时期,都是圣人,可此刻,并未完全恢复,加上道脉被破,几乎是被人屠杀当场,哪怕一些道脉没有被破的,这一刻,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强攻!
杀戮!
所有人,眼神都是血红色,一尊尊神灵,被围杀而死,哪怕没有血雨,神灵之躯也会被杀的粉碎,不留丝毫!
数十位神灵,眨眼间,只剩下十多位。
而城中,那百万神兵,早就失去了往日的虔诚,唯有恐惧,无助,惶恐!
神灵陨落如雨!
那一日,李皓打来,神国强悍,他们无惧。
可这一次,神灵不断被杀,女王也好,先知也好,都无可奈何,任由李皓一方屠杀神灵,这一刻,他们看到几人浮现,原本抱着极大的期待。
可很快,便成了更大的绝望!
女王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先知神被李皓一剑接连一剑地压制,黑暗和太阳神,更是凄惨,在女王的庇护下,不断逃亡,不逃,神力流逝的他们,只会被杀当场!
尸山血海,先知神不断咳血,不断被空间切割,这一刻,他知道,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什么了。
就是今日!
原以为,上一次便是,结果……他猜错了。
气运之神,看到的天星气运,或明或暗,也许……气运女神,没看到自己一方的命运,也是如此。
就在先知神一个恍惚的瞬间,李皓一剑如同羚羊挂角,咔嚓一声,正躲避剑意的太阳神,被一剑洞穿,露出了一抹不敢置信,一抹不甘心!
他,是圣人啊!
可这一刻,死的还不如一个废物。
神力流逝,大道崩断,有心无力,和狗一样逃亡,却是依旧难挡这一剑,这一剑,击碎了他的肉身。
太阳神有些惨然,看了一眼女王,声音很微弱:“逃……”
下一刻,如同太阳爆炸,一声厉吼,响彻天地:“逃!”
走啊!
哪怕先知神在,对方没找到先知神的道脉,可是,天地无法容纳圣人,坚持不了太久的,一旦先知神被击溃,所有人都会死的!
“逃啊!”
这一刻,明知无路可走的黑暗之神,也是爆发出体内最后的黑暗之力,一瞬间,天地黑了,看不见一丝丝光亮,他厉声咆哮:“都走,护送月神离开!”
女王有些呆滞,这一刻,好像上一次李皓被击溃一般,她也陷入了瞬间的呆滞,与此同时,数位神灵,疯狂冲来,抓住女王,纷纷咆哮起来:“先知……断后!”
话落,一位位神灵,夹着女王疯狂逃窜!
很快,有人追杀而去。
而李皓,一剑接连一剑,朝先知神斩杀而去,而先知神,此刻再无任何保留,全力以赴,神躯爆炸开,带着一些叹息:“何必如此……何至于此……神国,并非为了灭绝天星,只是为了报复新武,李皓……”
“不觉得,迟了吗?”
李皓轻笑一声,好像并不在乎那些人的逃亡,数十位神灵,几乎死了三分之二,逃走的神灵,也就十多位,而且天剑他们都去追杀了,真正能逃走的,能有几人?
三位能恢复圣道战力的强者,两位被杀当场,还有这位……先知神神躯一旦被斩,哪怕李皓还没找到对方对应的大星,想复苏……也得等了。
他一剑接连一剑,斩的先知神不断后退,在这,他被限制的厉害,空间还在切割他,上次也受伤不轻,多次下来,神躯彻底崩溃!
带着一些叹息,一些无奈,一些不知是后悔还是其他的情绪,深深看了李皓一眼,此人……能灭他们之根!
能杀神灵本质!
此人,比新武帝尊的威胁,也许都要更大。
这一次,死去的神灵,一半几乎都是再无复生机会。
比如太阳神,黑暗神,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复苏的机会了。
“李皓……杀神灵……天地不容……”
轰!
一声巨响,响彻天地。
这一瞬间,巨大的爆炸声,将整个神国巨城覆盖,轰隆隆,悬浮在空的巨城,开始崩塌,无数兵士,瞬间被摧毁!
巨大的爆炸余波,连李皓都后退了几步,其他人,有些也被冲飞出很远。
上百万的军士,这一刻,死亡殆尽!
血雨覆盖了整个天地,血水蔓延四方。
先知神死了,但是,对方还有希望复苏,而不是和其他神灵一样,远处,战斗声渐渐弱下来,李皓声音响彻天地:“穷寇莫追!”
有神灵在断后。
片刻后,一些人回归,洪一堂面色平静:“逃走神灵17位,加上月神18位,有6位选择了断后,被我们击杀当场,剩下12位,逃离了此地……”
起码50位神灵,真正逃走的,最多四分之一。
神国之力,彻底被摧毁,三大圣人,全部战死,两位永不复苏。
此刻,大离王也浑身浴血,飞了回来,低沉道:“为何不追了?”
李皓平静道:“月神杀不了,杀了,银城封印就彻底破了,虽然我无所谓……可实际上,还是有所谓的,我的老师他们,以沉眠的代价,不就是为了让天下太平吗?我纵然不在乎……可逼急了月神,真爆了银月,放出了帝尊……岂不是白白沉眠了?”
他看向四周,面露笑容,笑的有些灿烂:“一战之下,击杀数十神灵,覆灭百万大军……神国精锐被摧毁,月神逃了又如何?”
众人无声。
有人沉声道:“此刻……是否破大荒?”
“不!”
李皓看向他们,认真道:“活着,好吗?大荒内有圣道荒兽,可以拼,可……那不是必须的!神国一毁,大离、水云退兵,大荒不敢出现,天星,无忧了!”
活着,好吗?
此话一出,众人心中一震,没再开口。
大荒可破吗?
也许还是有希望的,当然,大荒有荒兽。
可是……如此状态下,那便是再次赌命了。
对付神国,却是简单,当李皓梳理大道之后,找到了他们的大道根基,携灭圣之力,破碎大道,这些人,根本无法和天星一战!
李皓笑了,笑容格外的灿烂,朗声喝道:“天星,无忧了!”
四国之一的神国,战死神灵无数,百万雄兵被灭。
大离、水云,两国之主,就在此地,纵然没有降服,也绝不敢出兵!
大荒被困万里大漠,根本不敢出来。
神灵一死,天地动荡,天地稳固不如之前,别说二次复苏了,不倒退回去,就算不错。
如此情况下……此战所有战略目标,全部达成!
李皓心中想着……
全部达成了吗?
我想着……也许……死不了几个人的呢。
他仰头看天,笑了,老师他们只是睡着了,我迟早会喊醒他们的。
昔年,古人王执掌天地,不也复活了那些战死的人吗?
据说,昔年,至尊都战死了,不也复活了吗?
他可以,为何我不可以?
执掌天地……执掌生死之道,我不可以吗?
我可以的!
这一刻,李皓清醒了,对,我要成为这天地之主,我要成为这大道之主,我要成为生死之主,如果都不行……那我就逆转时光!
将他们,从过去拉回来!
时光,为何不能逆转?
我会做到的!
天子傳奇6
李皓笑了,血雨瓢泼,他却是笑的极其开怀,大吼道:“都这样做什么?我们赢了!灭了古城,击溃了神国!”
“所有死去的人,睡着的人,都会归来!我李皓,穷其一生,定当执掌天地,完善生死,逆转时光,他们都会归来!”
众人心中剧震!
这一刻,天地都在剧烈颤动。
天意咆哮!
李皓眼中冷芒闪烁:“你若听话,我便让你三分,你若阻拦我……天意也可杀!”
天意还在咆哮,雷霆四起。
杀神灵,坏了天地稳固。
下一刻,一道剑意贯穿天地,李皓飞身而起,一剑接连一剑,击溃所有雷霆,下一刻,天地安静了,唯有血雨继续。
李皓转头看向水云太后:“水云之兵,如何处置?”
水云太后脸色微变,很快,轻声道:“都督神威,水云国弱,之前被迫加入四国围攻之列……水云可融入天星,南方,的确不宜生存。”
李皓微微点头。
看向大离王,大离王面色变幻,低沉道:“大离……退兵!回苍山之后!国中还有无数部落,本王……不可投降!”
李皓看了他一眼,许久,轻声道:“天星……可等你考虑清楚!大离王,好自为之!”
大离王没有说什么。
只是微微拱手:“那我先告辞了!”
“不送,今日之战,所有战果,我会选出十分之一,送去大离,以报大离之功!”
“多谢!”
大离王不说什么,瞬间消失。
二次复苏已经被阻拦,神国溃败,大荒不出,水云降服……
这天下,谁还能阻拦李皓?
大离,也只想回家了。
之前忌惮无比,可如今,二次复苏不出,那红尘一方,尽管来便是,何况,杀人不再能复苏天地,红尘一方,恐怕也不会来大离。
这一战……彻底打破了对天星的封锁。
李皓……谁还能限制?
……
天地血雨不断。
银月之地。
刘家古城,飓风城。
城外。
天崩地裂。
红尘身躯浮现,仿佛撕裂了苍穹,空间切割,也只是让他有些难受,不过无数雷霆轰击,还是让他有些皱眉。
对面,一位年轻人,面色冷肃,手持一本书,轻声道:“回去吧,我奈何不得你……可你……走不出去的!”
红尘看着他,面色平静,任由身躯裂开,淡漠无比:“他杀了郑功!”
“不该吗?”
青年看着他,许久,叹息一声:“可惜……我奈何不得你,我原以为是你父亲,没想到,是你……郑宇,这么说来,当年的俚曲,的确是你传播出去的……可惜,最终还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暴露了郑家虚实!”
红尘看着苍天,平静道:“若非担心撕裂虚空,剿灭天地,让那帝尊回归,你以为……这天地,能限制我吗?”
“那你撕裂便是!”
张安一脸的平静:“郑宇,看来……你在天王路上,走了一截了,只是,而今的时代,你能跨入帝级吗?”
“比你机会大!”
红尘忽然笑了:“张安,新武后期武者,我当为天下第一!”
“以背叛为根基吗?”
张安语气依旧平静:“背叛者……最终,都会死的!”
“你恐怕看不到那一日!”
红尘冷笑一声:“就算我会死,也不会是你杀了我,张安,命,都是可以改变的!未来,都是自己拼出来的,我若不拼,此生有望帝尊吗?新武天才无数,除了早期那些人,后来者,几人晋级帝尊?不朽圣人天王都可以……唯独帝尊强悍,占据天地能量太多,人王三分天下,他占其一,苍帝占其一,其他帝尊,占剩下三分之一的三分之二……再剩下的人,才能瓜分天下能量!我若不博,此生,最多天王!”
张安不语,只是默默看着他。
他对此人不算太熟悉,只是昔日圆平武科大学成立,此人曾去过一次,跟着他父亲,当年,此人名声不显,郑家三子,长子圣人巅峰,那才是真正的天才。
次子郑功,也有不朽巅峰。
寶貝,要不夠你的甜
唯独此人……吊儿郎当,实力孱弱,如今看来,也许都是伪装。
此人,能在这个时代,在本源消失之后,跨入天王巅峰……甚至半步帝尊,着实可怕!
只是……此人也不敢轻易出遗迹。
纵然可以撕裂虚空,撕裂苍穹,可天地破损,一旦破开封印,也是取死之道,那封印中,还有一位帝尊呢!
“郑宇,你若一直不退……天地压力全聚于此,也许……银城封印马上会破。”
张安平静道:“你想出去……恐怕难!”
红尘郑宇,只是看着他,任由四周天地颤动,许久,冷漠道:“张安,你拦我一时,拦不住我一世!天地迟早会彻底稳固,那时候……我必杀你!”
张安轻叹:“那我等着,怕就怕……等不到那一日!”
“哼!”
一声轻哼,郑宇看了他一会,再抬头看天,血雨瞬间覆灭,他转头看向银城方向,一座巨大的八卦图,此刻好像在剧烈颤动。
他微微皱眉!
可恨!
若是张安不拦,他哪怕出去瞬间,也有希望进入无边城,拦下李皓他们,在外,他无法保持战力,天地针对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爆发力量太强,让孱弱的天地破碎,那封印很可能会被打破!
此刻,不能让封印破碎。
他脸色略显难看,不再说话,瞬间退回了后方的飓风城。
下一刻,地下,大城颤动,好像要遁离此地。
张安并未阻拦,也无法阻拦。
那是一尊顶级存在!
在城外,他可阻拦一二,去城内,以他如今实力,必死无疑。
郑宇话音传来,带着一些冷漠:“郑功虽死,那李皓一方,也不会好过,张安,你拦我不出,若是李皓亲朋好友战死……我看,你和李皓,也会分道扬镳!我倒想看看……你们,经不经得住人心考验!你若说出,是为了拦我……不说李皓信不信,我会寻机入侵其他主城,覆灭主城……八大主城,剑城不在,无边被夺,其他主城,皆有我部署,张安,我看你如何应对!”
“不劳费心!”
张安面色淡漠,“你还是考虑考虑,那红月帝尊破封,第一个……是杀你,还是杀别人的好。”
“同样的话,送给你,区区圣人,无需你来威胁!新武初期魔武学员,爷爷是至尊,父亲是人族功臣,和人王交好,和人王之妹交好,只落个圣人之身……废物,有何资格评点我?”
一声冷笑,震荡人心,地下震荡,宛如山崩地裂,一瞬间,古城消失不见。
张安没有追寻,只是默默看着。
转头看向西方,许久,沉默一阵,消失在原地,很快,回归了遗迹。
西方神国被破,郑功已死,无边、神国都已经拿下。
天星都督府,暂时无忧了。
天地脆弱,那郑宇,也不敢一再出现,这一次冒险现身,想要救援兄长,已经撑破了一方天地,那封印,几经折腾,这郑宇……接下来也许连分身都不敢再出了。
只是……李皓这边,折损了多少?
他想了想,不愿去想。
以无圣人战力,鏖战多位圣人,起码两到三位……此战,也许……不好过。
张安回到了遗迹中,散去了身上新道之力,再次恢复了精神体,默默盘坐,一言不发。
废物吗?
也许吧!
那郑家旁支之子,居然都能跨入准帝境,而自己,先前也不过准天王之境,足足差了一个大境界。
是我……太过废物吗?
心中,有些自嘲。
也许是吧!
我若是不废物,此刻,何必……何必畏惧其他主城动荡,不如传讯各大古城,尽起大军,也许……还有一线生机的。
“可是……”
心中,念头无数。
古城,除了无边和飓风,到底还有几家被侵占了?
……
同一时间。
一艘战舰,悄无声息,朝银月飞来。
战舰直奔无边城而去。
很快,战舰再次进入无边城,李皓进入其中,此刻,无边城正在席卷天地,吞噬能量,数十神灵战死,百万大军溃灭,天地能量原本是复苏的。
可正因为无边城的吞噬,让天地愈加脆弱起来。
也正因为天地愈加脆弱,郑宇不敢再有动作,只能任由张安封城。
此刻,众人纷纷从战舰上落下。
一个个,遍体鳞伤。
情绪,都有些波动。
战场依旧,血液浸透了古城,数万大军,活人尽灭,死人都有些无措,那些士兵,好像有些崩溃,甚至主动崩溃了许多。
无边军,也并非都是叛逆,一部分,都在初期死去,只留下残念,遵从上级军令而行,如今,上级已死,瞬间失去了活力。
李皓落地,看向四周,久久无声。
此战,南拳、侯霄尘、玉罗刹、金枪、袁硕、霹雳腿、刘隆、孔洁、光明剑、北拳师叔奔雷拳、狂刀之师疯魔刀、上一代铁布衣,甚至姚四这位曾被李皓指着鼻子骂的老人,也在这一战战死。
李皓看着四周,不知道想些什么。
一战之下,半个银月武林没了。
值得吗?
新武投效而来的九位学员,纷纷沉寂,只留下了兵器,哪怕李皓想复苏对方,也难的很,因为连精神都沉寂了。
这一战……能赢,只能算是侥幸。
也许……值得吧!
李皓看向天空,忽然开口:“老师他们,应该知道……天已经亮了,哪怕……只有一些,也不再是黑暗了!”
天亮了!
外面,迎来了第二天的太阳。
此战结束,四国威胁不在。
接下来,也许,便是一次全力发展的时期了,包括……其他古城!
我想,我也许知道,该如何去应对了。
李皓心中想着。
身后,乾无亮有些小心,轻声道:“都督……那……诸位前辈的葬礼……”
李皓转头,看向他,许久才道:“人又没死,什么葬礼?”
乾无亮连忙点头,不敢再说一句。
此刻的李皓,给他的感觉……如同深渊,凝视自己,让自己窒息!
这一刻,乾无亮甚至有股死亡的战栗感,他知道,这时候的李皓,看起来平静,却是绝对不会平静的。
“打扫战场,夺取一座古城,好处无数!”
李皓恢复了平静,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看向远处,还露出了一些笑容:“吞吐天地能量,此地,很快会成为下一个圣地,至于二次复苏……与我们何干?管他天地脆弱不脆弱!”
众人无声。
人群中,一些人,都很失落,李皓的声音,再次响起:“诸位,修炼,变强,掌道,若是这一战,还看不出差距,那接下来……如何报仇?银月武林……何曾被外人如此残杀?”
此话一出,伤痕累累的北拳,咬牙切齿,低吼一声:“变强!”
这一战,南拳死了,他的师叔也死了,拳法一脉,如今,只有他了。
他原本也会死的,结果……姚四忽然杀了出来,那位巡夜人部长,也擅拳道,最终,却是姚四战死,他苟活了下来,也许,在姚四看来,拳法一道,北拳天赋最强,南拳已死,该留下北拳才对。
这一刻,所有人眼中,露出了熊熊火焰!
一个个身上,开启了不属于36道脉体系的道脉,那种择人而噬的眼神,让跟来的水云太后有些恐惧感。
这些人……好像正在焚烧的炸药。
稍有不慎,便是点燃整个天地的战斗。
前方的李皓,背对众人,迈步而行,一步步走向那中央的城主府,没有回头,没有转身,也没有祭奠谁,因为在他眼中,他们都没死。
死的,是那些即将被自己找到的人。
银月,不属于他们,那是属于我们的,我们用生命,用血液浇筑出来的和平,没人可以夺走!
身后,所有人跟上,无声无息。
偌大的古城,如同坟墓一样死寂。
……
这一刻,天亮了,血雨停了,雨过天晴。
只是,无数人疑惑。
地面……为何是红色的?
而就在这一刻。
东方大陆的尽头。
大荒。
大荒之主,有些六神无主,看向远处,有些走神。
昨夜,血雨降临,染红了大地。
弱者无知,他却是知道,天变了,神国出事了,神灵……死了一尊又一尊,谁杀的?
李皓吗?
明日,便是五方会谈,可此刻,他好像有些不安,有些惶恐,五方会谈……真的能继续下去吗?
而今通讯截断,他连一点消息都收不到,这大荒,宛如囚笼一般,囚住了他们。
……
这一日,震荡的还是其他几座古城。
无边城,好像出现了异变,正在疯狂吞噬天地能量,好像在故意阻碍天地复苏,为何……如此?
不复苏,他们汲取不到任何能量,迟早会出事。
当然,复苏也不是什么好事,可是……八大主城,之前都很默契,只是汲取一些能量,均衡抽取,如此涸泽而渔,不应该!
唯独战天城,隐约猜到了一点什么,但是,整个战天城,都很沉默,无人出声。
郑家……到底是不是叛徒?
还有……李皓一方,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
神灵的死亡,也未必是李皓他们做的,也有可能是红月一方。
通讯截断,让所有人,都有些无所适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