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一人得道-第五百八十九章 山中不速客展示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此番北地之行,其实还有很多地方存在蹊跷,值得探究。”
有了决定之后,陈错倒是没有着急,依旧是静坐沉思,回忆着此番北上之事,想着还有什么遗漏与代办事项。
“师兄托我过来,本来就是给向然师侄托个底,做个支援,而我来的时候,自向然以下,连同昆仑的偕同子,尽数都被外魔入侵,也就没什么好说的,自是要直接镇住,只不过入侵了他们的那些无形邪魔,其实值得推敲……”
说话间,陈错手掌一翻,掌中忽有诡异的叫声传出。
他凝神看过去,随即眉头一皱,紧跟着张开了头上的竖目。
顿时,视野变化,一个无形的诡异阴影,在他的手中扭曲起来,并且发出了“魑魅魑魅”的叫声。
只不过,这个声音被陈错挥手之间屏蔽在周围,没有传递出去。
此物,正是当初侵蚀了包括向然在内,诸多修士的无形魔物!
陈错初至遗迹,便施展神通,将他们擒拿下来,圈禁于梦泽一角,加以封镇。
“无影无形,却有声息,这些怪异之物的叫声直达内心,撼动念头,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其趁虚而入,盘踞于心灵,不过从当时的情形来看,与其说是这些魔物潜入了内心,倒不如说,是向然他们在某种力量的干扰下,内心深处的杂念、邪念、魔念茁壮成长,孵化出了这些邪魔……”
会吃饭的猫咪 小说
回忆着当时的情景,陈错的心底闪过不久前的一幕。
“许多身在定襄城的汉家人,也被这种邪物影响,失去了自我与本源,化身突厥种。除了第一日所见的两人之外,最近又冒出来不少,这群被邪物附身之人,就像是着魔一般,不仅彻底忘却了过往,还彻底融入了虚假的身份,连他们自己与周围之人的记忆都受到了干涉,甚至在历史长河中都泛着波澜……”
这半个月的时间,陈错大部分时间,是借助手上的域外之神,推演和完善解离法,并未插手定襄内外的变迁,但灵识一扫,还是能发现不少端倪的。
“但自从遗迹崩塌之后,那些附身汉人的邪物倒是接连离去,也不知是否感应到了什么,不过也从侧面表明,这些东西该是从那遗迹中扩散出来……”
啪嗒!啪嗒!
他正在想着,身后忽然传来几声倾向,紧跟着那长着六腿四翅、覆毛无面的小兽,便小心翼翼的靠近过来,注意到陈错的目光后,它微微停顿,随即又扇动着小巧翅膀,飞了过去,落在了陈错的手边。
滋溜!
原本在陈错手中挣扎的无形虚影,发出了惊恐的尖叫,随后便被直接吸过去,融入了小兽之中。
小兽当即欢欣鼓舞,又靠近几步,到了陈错身边。
陈错顺势抚摸了一下。
手感不错。
随即,他的思路瞬间便通畅了。
“三老称呼那处遗迹为丘墟,所谓华屋丘墟,本就是形容衰败、废墟,又切切实实连接着世外,有世外之人能降临,那么这个邪物自世外而来的可能性很大,一时想要根除,也着实不易。毕竟,一牵扯到这世外事,往往就是雾里看花,而且我在世内借道标、长河之助,虽无惧他人,但到底只是第四步的修为,一到世外,局势也就不同了,此番自世外而来之人,已显威胁……”
想到这里,他念头一动。
“而那些世外之人过来,往往念叨着鸿蒙果,此果似乎藏有玄妙,不知和邪物是否有着关联。按着三老说法,此物诞生于小乾坤,而我北上之时,我遇到的那处石亭桃源,就是无根无缘,不是由修士蕴养而出,还被那梵如来等人看重,或许就孕育着鸿蒙果?”
这般想着,他心念一动,一片桃花在心底浮现,正是那处桃源的标示。
当时,他与梵如来等人斗法、对峙过后,便掌握了石亭桃源的进出之法,留下了引子。
“不过,那片桃源与中原、关中联系不浅,还被人祭炼过,我虽将之封镇,使得先前那几人难以再入,但在北疆还是难以踏足其中……”
这么想着,陈错的目光缓缓向下,落到了小兽身上。
“现在待办事项已然清晰,首要之事是构筑桃源梦境、造化真身。”
“具体下来,就是以解离法再掌握三种不同于王朝与宗教的两种兴衰之相,唔,其实等我抽空去一下建康城,便可得手第三种,也就是还差两种,便可对应五行五气;”
“然后是以精气神之法,对应三花,窍穴可以归于精之一道,之前在石亭桃源就有收获,一直没有时间梳理,但也不用太费心思,至于气与神这两道,已有思路,还需取舍。”
重生科技狂人 杰奏
“解离兴衰、完善窍穴,都是自身之事,事关修行,因此要优先解决,其次就是那冒名顶替之人,这人以陈方庆之名张扬,抢夺气运名望,肯定有所图谋,甚至与这世间与我有关的诸多奇闻异事,怕是也有关系,通过此人,说不定能顺藤摸瓜,找到背后谋划之人,所以也是个要紧之事。”
“除此之外,就是师门关联,既是牵扯到了王朝之事,又事关突厥入侵,我身为门中弟子,肯定是无法置身事外,不过这可能也是个机会,若斩断凡俗牵扯,让山门能归于修行之道,也该为之。”
“至于鸿蒙果、丘墟遗迹,乃至定襄诸多诡异,顺带着也能探查,另外……”
咚咚咚。
正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紧跟着,门外就传来了向然的声音——
“师叔,你可是受到了门中传信?”
“进来吧。”
陈错收回目光,直接将小兽抓到怀中。
那小兽浑身一抖,紧接着便安静下来,透露出一股安逸、舒畅、欢愉的念头来。
吱呀。
向然推开门,走入屋中,看了一眼陈错怀中小兽,眼中闪过一丝羡慕,接着便收回目光,行礼说道:“师叔,突厥人骤然南下,随行的就有大漠修士,唐国皇帝担心局面难以掌控……”
“这些我都知道了。”陈错也不耽搁,“你去安排一下吧,点好人手,明日便归。”
“好。”向然说着点了点头,跟着又想到一事,“不过,奚然师叔前些时候传了消息过来,说要来北地相助,但一直不见踪影,万一咱们离开之后,她过来扑了空,怕是有些不好。”
陈错点头道:“这事我也听掌门师兄说过,确实是得给她留个消息,这件事我来安排吧。”
得了陈错之言,向然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干脆告退了。
“她这心里,肯定还思量着偕同子之事,但那道人自有主张,其实无需担忧。倒是我那位小师姐的事,确实要留心一些。”
将目光从向然的背影上收回,陈错屈指一弹,就有一缕意念飞出窗外。
.
.
“看那府中的出来进去的架势,陈氏该是要走了,要不要在他离开之前,与他接触?”
城外,山林之中,蓝衫幼童双目泛光,其中倒映着城中景象,出言询问。
边上,穿着兵甲、手持蒲扇的赤脸男子摇摇头,道:“不忙,不忙,咱们跟着便是,正好看看,是不是还有其他人,会被此人吸引过来。”
“还能有谁?”幼童眉头一皱,“其他几人,这会还未显圣,恐怕还是真灵闭塞,得过个几十上百年,才能一一醒悟。”
说着,他忽然拍了拍脑袋:“是了,若是算起修为,东华上仙远在你我之上,更早在二十多年前便就转世了,说不定过些时候,就能等到他!”
“不错。”赤脸男子笑道:“世事奇妙,否则你我焉能醒悟?陈氏此人而今长河伴身,正是名与器盛这时,那些转世之人、转生之被、失名之徒,都会不自觉的被长河命数牵引,聚集于此人周遭!咱们只管跟着,看准了时候,才可现身。”
幼童不耐烦的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这世间的气氛越发古怪了!我道心,咱们根本等不到还名本来,就要被卷入道行之乱!”
“莫着急,快得很。”赤脸汉子见幼童还是满脸忧色,摇摇头,举起扇子,指了指南边,“给你吃一颗定心丸,先前可是有一位世外来客借着丘墟缝隙到了世间,算算时候,祂怕是要忍不住寻回过往,扭曲传说了,你我只要到时候出手,不仅能与陈氏交善,还能顺带点醒他真名传说之事!”
.
.
太华山前,古道之侧。
正有一人缓缓前行,只是沿途之人见得他后,却是纷纷避让。
就见此人身着银甲,一身戎装,体格挺拔,但一个头上却长了两张面孔,右边的冷峻,左边的俊秀。
此时,那俊秀的一面,正问着:“兄长,真要拜山?”
“有何不可?”冷峻的那张脸淡淡说着,“咱们降世也有半个月了,情况也都打探的差不多了,眼下这世间诸道衰颓,众修士神通不显,八宗各家也是青黄不接,无人是你我的对手!你我勉强也算是他们的祖师、前人,上门指点,有何不可?先去你的师门,让你还愿,再往我那昆仑,向恩师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