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秦時羅網人-第兩百一十三章 男人絕對不能小氣推薦

秦時羅網人
小說推薦秦時羅網人秦时罗网人
洛言这是将燕丹和樊於期都安排的明明白白,甚至借此试探出昌平君是否忠心,一箭数雕。
“先生就这般笃定燕丹和农家会合作,甚至借用樊於期来行刺寡人?”
嬴政沉吟了片刻,开口询问道。
洛言点了点头,解释道:“燕丹虽为燕国太子,可并未实权,却又不甘燕国就此沦落,他唯一可以走的路便是江湖路,而江湖手段永远都是刺杀这等上不了台面的把戏,而想要接近大王,也只能找个由头。
其实就算没有樊於期,臣预想燕丹也会找其他方法,亦或者农家会为他准备。
燕国游侠之多乃是七国之最,想要找到一个剑法高绝的刺客并不难。
正好借此机会,试探一下,七国与诸子百家之中究竟有多少人欲与秦国为敌。”
“农家,传言当年武安君白起之死与农家也有瓜葛。”
嬴政目光锐利,声音低沉,缓缓的说道,有一股不怒自威之感,闻言的瞬间令人心中微沉。
“确实有这个传言。”
洛言目光微微一闪,看着嬴政平静的面容,应道。
嬴政冷笑一声,沉声道:“若依先生所言,农家这是要复刻当年刺杀武安君白起一事?呵,痴人说梦,寡人不是武安君白起,秦国也不是曾经的秦国。”
袖口猛地一挥,目光锐利了起来,侵略性十足。
“便依先生所言,寡人给他们这个机会,寡人也很期待,这天下究竟有多少人想要寡人的命!”
赵高脑袋微微低垂,不敢直视此刻的嬴政。
地府淘宝商 浓睡
盖聂皱眉,他有预感,这场刺杀若是真的发生,天下都将血流成河,无数人都会因此而死。
嬴政绝对不会留手。
至于洛言,盖聂觉得此人有时候比嬴政还要可怕,似乎将一切都当成了游戏,包括人心,他莫名有些理解卫庄当初对洛言的评价了。
洛言这个人很怪,有时候你会觉得他是一个为了天下安宁的好人。
可有时候,你又会觉得他唯恐天下不乱。
至于女人方面……盖聂不理解,不做评价,他对女人不感兴趣。
洛言拱手应道:“诺!”
“赵高,传令下去,樊於期战前勾结敌国,致秦军战败,论叛国罪处置,凡能够将其首级献上者,赏千金,封万户!”
嬴政沉声的说道。
“诺!”
赵高拱手应道,同时明白,樊於期算是完了,无论他是否有罪,既然洛言打算将其当做诱饵,那他的命运便已经注定。
尤其是嬴政下令之后,这天下人要躁动了。
无论是千金还是封万户,都足以令绝大部分人心动,为之疯狂。
希望樊於期能逃亡下去。
秦国的通缉令可不是说笑的,哪怕是为了演戏,罗网和东厂的杀手也是会意思意思的。
希望燕丹和农家真会如洛言所言一般,拉他一把。
不过如此一来。
一切就更加有趣了。
……
正事处理完,嬴政留洛言喝茶下棋了,洛言这厮本打算去找焱妃和月神聊聊的,现在也只能收收心,陪秦国董事长喝茶。
工作嘛~本就不能随心所欲,古代当官和现代工作没区别,最多容易出人命。
下棋只是次要的,主要是嬴政有些心事想和洛言聊聊,为此还让盖聂和赵高退下了,有些事情嬴政可以和洛言聊聊,但说给赵高等人听就没必要了,终究亲疏有别,洛言是不一样的。
无论是地位还是关系,更加亲密一点。
秦国太傅这个身份加持的不一般,说到底,还是多亏了当初赵姬拉了一把。
洛言虽然不愿承认,可他或多或少还是吃了不少软饭,不然绝对混不到现在这个地步,甚至在韩国的时候就嗝屁了。
当初要不是焱妃路过,他估计就被白亦非的老娘做成冰雕了。
“先生觉得昌平君真有异心吗?”
落子的同时,嬴政目光也是有些不解,轻声询问道。
昌平君自小便生活秦国,甚至被自己的父王抛弃,母亲乃是秦国公主,自小便是接受秦国的教育,除了血脉之中带点楚国王室的鲜血,其余的地方与秦人无异,难不成一点血脉就能令昌平君背叛秦国,甚至不惜勾结秦国的敌人,坑害秦国?
嬴政有些不解。
“换位思考,若是当年大王未曾回国,在赵国也未曾受到虐待,长大之后赵国对大王委以重任,这时赵国要攻打秦国,甚至覆灭秦国,大王会选择帮助赵国还是秦国?”
洛言捏着一枚白子,想也不想便是说道,很多事情换位思考便能得出答案。
昌平君有错吗?
站在楚国公子的角度上,他是伟大的,甚至无数楚人都在历史上为其效忠,为其付出生命。
有些事情没有对错,只有选择。
“……秦国从未辜负过昌平君!”
嬴政皱眉,沉吟了许久,才缓缓的说道。
至于洛言的问题,嬴政并未回答,因为那个假设并不成立,他自小与母后赵姬在赵国生活的就艰难无比,赵人将对秦国的仇恨发泄在他们母子的身上,这是嬴政永远也无法忘记的事情。
只是身为秦王,嬴政很善于克制自己的脾气,因为身为一个王,冷静的头脑是必须的。
仇恨只是干扰他的判断。
“楚王年迈病重,离死不远,唯一子嗣还极为年幼,若此时昌平君携带功绩归国,他很有可能继承王位,成为下一任楚王。”
洛言缓缓落子,嘴上却是不急不缓的说道。
楚王这个位置对于昌平君肯定有吸引力,虽然不是全部,但也足以影响一个人的判断。
秦国再好也不是昌平君的家,亦或者该说,在昌平君的心中,他的家一直都在楚国,他是楚国的公子,这一点他从未忘记过,就和秦国历代先王都未曾忘记东出的事情一样。
人活着都会有点执念和理念。
洛言算是另类,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没有这个时代人的优点和缺点。
“权力吗?”
嬴政轻声自语,这一刻,心中也有了一些答案。
对错不重要,重要的是昌平君选择了一条与秦国为敌的道路。
“因数有很多,不过昌平君与农家的勾结应该是真的,这是我怀疑昌平君最主要的原因,农家当年刺杀武安君白起成功,单论这一点,农家便是秦国的死敌,无论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
洛言沉声的说道,最关键,洛言很不爽农家那一票人。
没有一个好人,就连田蜜也不是什么正经女人,更别提其余那些人了,都是人渣,极为自私自利的那种人。
对比之下,墨家却要纯良可爱许多了。
九龙圣尊 小说
哪怕后来被燕丹带歪了,可本质却是和平组织。
“昌平君若真有异心,此事就颇为麻烦了。”
嬴政缓缓的说道。
昌平君代表秦国的楚系势力,这股势力其实不小,哪怕近几年削弱了,可依旧能主导不少事情,想要根除很难,目前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嬴政也无法动昌平君。
秦国是讲法律的!
“不急,时间还很充裕,木薯种植成熟也需要两到三年时间,这个时间足够谋划了,也足够学院第一批弟子毕业了,到时候才是秦国真正露出锋芒的时候,现在不妨忍耐一二。”
洛言安抚道。
嬴政点了点头,没有反驳什么,想了想,便是将话题转移到洛言头上:“先生过几日要去阴阳家,不知所谓何事。”
“湘君之死与我有关,理应去祭拜一二,其次便是臣与东君的私事,臣年纪也不小了,也是时候成婚了。”
洛言露出一抹羞涩且腼腆的笑容,像极了不谙世事的小男孩。
“先生不说,寡人倒是忘了。”
嬴政闻言也是轻笑了一声,旋即看着洛言,说道:“倒是要提前恭喜先生了。”
“婚事暂且不急,臣此番前往阴阳家主要是为了看看东皇太一的态度,阴阳家的东君身份特殊,似乎关系到苍龙七宿。”
洛言面色正了正,颇为严肃的说道。
“苍龙七宿?这个流传了千年的秘密,传言阴阳家一直在追寻和守护它,不知是真是假。”
嬴政眸光微闪,缓缓道。
“是真是假并不重要,一群井底之蛙又岂能知晓天地之广阔,以为眼下七国便是天下,却不知这片天下只是一隅之地,哪所谓的苍龙七宿就算拥有再强大的力量,解不开也是无用。
秦国也无需这股力量,便可掌控整个天下!”
洛言轻笑道,目光灼灼的看着嬴政,似乎在说,大王,你有信心吗?!
嬴政是谁?!
信心乃是一个帝王必备的,何况秦国还是七国当之无愧的霸主,何须在意一个所谓的秘密。
“先生所言甚是!”
嬴政目光微亮,笑道。
这几句话,他听得很爽。
洛言待得嬴政高兴完,才用商量的语气说道:“大王,传言苍龙七宿有七个铜盒,分别由七国王室掌管,不知秦国的那只铜盒在何处,大王又是否可以掌管,若是可以,臣想用其钓钓鱼。
将其送给阴阳家,看看阴阳家那位东皇太一的态度。
秦国虽然不在意这个秘密,但这个秘密也绝对不能掌控在其他人手中。
要么得到它,要么毁了它!”
“那只铜盒寡人见过,并无奇异之处,传承的意义大过它本身的秘密,想要将其取出需要得到宗族族老的同意……不过先生既然开口,此事寡人可以想办法。”
嬴政闻言有些犹豫,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那是出自对洛言的信任。
最終是莉莎友希那在卿卿我我本
同时也是对秘密的不屑一顾。
正如洛言所言,秦国不需要这个秘密,有则锦上添花,没有也无妨。
“诺。”
洛言点头应道,同时心情也很不错,因为聘礼有了。
阴阳家不是追寻苍龙七宿吗?
洛言把苍龙七宿铜盒送上门,东皇太一接不接,接了之后该返还什么聘礼呢?
其实洛言心里也有些小心思。
他挺想造假的,就怕这铜盒有什么特殊之处,不敢乱来,先用秦国这个铜盒去试试水,看看东皇太一的反应。
。。。。。。。。。
东皇太一什么反应洛言暂且不知。
此刻,阴阳家的宫殿之中,东君焱妃有些吃惊的看着洛言。
得知洛言从秦王嬴政那边要来了铜盒,且要将其当做聘礼送给阴阳家,以此来迎娶自己,焱妃美目也是有些复杂了,但更多的是感动,抿了抿嘴唇,轻声说道:“夫君,你无需为妾身如此付出。”
这七个铜盒在各国的意义都是非凡,非王室宗族无法靠近,洛言竟然将其要来当聘礼,这其中付出了什么,焱妃可想而知。
付出啥了?!
焱妃的话让洛言蛮懵逼的,他只是动了动嘴皮子,不过焱妃这么说了,他岂能自爆,小嘴巴很熟练的接话,上前一步,握住了焱妃的柔夷,目光真挚:“为了你,我愿付出一切,只要我有。”
生命是无形的,不包括在内,咱们只谈有形的东西。
“夫君~”
焱妃感动的看着洛言,搂着洛言的腰杆便是靠在了他的怀中。
这个时候,当真是任由洛言施为。
洛言也真的就不客气了。
为所欲为!
……
老话说得好,春宵一刻值千金,洛言哪一次不是十足十的纯金,且出手极为阔绰。
对待女人,男人绝对不能小气,倾囊相授又何妨?!
不这般,如何能让女子爱上你?
焱妃头一次这么主动,我有点欲罢不能……洛言深吸了一口气,抱着焱妃纤软的腰肢,陷入了深层次的感慨和领悟之中,不免对阴阳合欢天人法又有了一些领悟,比如熟能生巧。
“你我夫妻本一体,我希望你有事不要瞒着我。”
洛言休息一会,开始套话,他总感觉焱妃有事瞒着自己,以前他不好过分逼迫,但现在却没这个压力了。
咱们都快结婚了,焱妃还想瞒着自己到几时?
焱妃闻言,缓缓抬头,脸颊因为汗水粘了几根发丝,更显几分诱惑,少了些许以往的端庄大气,神情有些犹豫,片刻之后,才有些严肃的说道:“夫君,此事你切勿让第三人知晓。”
放心,我嘴巴最为严实,用过的人都知道……洛言点了点头,看着焱妃,等待下文。
今日有望得知苍龙七宿深层次的秘密~
PS:堂妹老家起房子,今天进家具了,忙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