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起點-第842章 騎兵巡遊記讀書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新晋战马清一色被钉上铁马掌,每一匹马有皮革做的简易马鞍,以及绳索暂做而成的马镫。
正规的骑马用具还在各个手工作坊中加紧制作,它们主要是皮麻混合,一旦做好立刻供应部队。
新骑兵的首要任务仅仅是学会骑马,这对极为年强的男孩是很大的挑战。
他们要学着和自己分配的马匹构建亲密关系,学会坐在简易马鞍上忍耐臀部的不适,更要适应马匹运动时的颠簸,乃至是学会突厥语的驭马词汇。
卡甘和他的佩切涅格最精锐的骑兵们是很好的教练,而留里克本人也骑在马背上,作为最佳的监督官。
经历了最初的七天特训,孩子们频频坠马,多亏坠在的都是较松软的雪地上,有人受了轻度内伤却也仅仅是如此了。
大部分孩子渴望成为威武无敌的骑兵,即便是坠马了也拼命爬起来。
悟性好的孩子第一次骑在马背上,拽紧缰绳、双脚再蹬好绳套,整个人就像是长在马背上一般。
悟性差的人就只得多加练习。
公平的说,佩切涅格人从一开始就知道罗斯人买马的目的,对待远方的朋友他们深知必须保持厚道,如此方可顺利换到部落联盟急需的一批战略物资。卡甘领衔这次国家级任务,当各部落拿出自己的马匹后他都甄选了一番,将其中年轻又温顺的选出来。
没有一匹劣马被输入到罗斯,或者说佩切涅格人的草原突厥马天生的性子就偏温顺。
佩切涅格人输出马匹的主要血统就是一种更古老的蒙古马,又混合了少量大食沙漠马的血统。温顺的品相没有变化,马匹的综合素质有了小部分提升。也恰是这种血统,耐寒又耐力惊人,这才可以持续行军三个月抵达诺夫哥罗德。
一路上的消耗使得所有的马匹都变得消瘦太多,它们逆着河流行进,一路靠啃食河畔枯草补充能量。
当它们抵达目的地后大部分马匹是无法骑乘的,它们被约束在温暖圈舍中,被投喂大量的燕麦和胡萝卜,体能得以快速恢复。
直到现在,被罗斯人买下的马匹仍是好吃好喝的供着。
近月以来,马匹与它们的新主人忙于训练,与最寒冷的一月底和二月初做高强度骑兵训练,至少卡甘以他的认知一直觉得这很荒谬。天气太冷,马匹在户外乱跑会疯狂掉膘。
卡甘面对全新的情况已经完全闭嘴,只因罗斯人有的是燕麦和小麦,在饲料的投入上自己的留里克兄弟是真的舍得。
每一匹马长长的鬃毛被它们的主人打理成奇奇怪怪的辫子,一如他们主人自己的面貌。
所有的维京系民众对自己的头发和胡须有着特殊的执念,即便是孩子,他们的下巴长出金色绒毛就开始续胡,当足够长了就扎起来,好似微小的缆绳。
马脖子的长长鬃毛如出一辙,富裕一些的孩子还可以加上了钻孔的琥珀片,或是单纯的钻孔玻璃块,即是美观,也是作为标识物以证明此乃自己的坐骑。
年轻骑兵的训练热闹极了!
数百名骑手在城外骑马奔走,由于距离春耕尚早,所有平整的田地都被积雪覆盖,留里克毫无顾忌地令自己的新骑兵们在更广袤的世界奔走。大量的马粪直接留在尚未化雪的田里,它们可是一种宝物。
湿热的马粪很快就被冻成冰坨,留里克差人拉着雪橇将之搜集起来,之后统一扔到一个特殊的整体恒温恒湿又臭不可闻的硕大木刻楞中,就在这里对各类粪便进行发酵。它真是恶心至极,爱干净的各路维京移民和罗斯人避而远之,即便有传言这些东西能让土地肥沃。
固然牛羊马的粪便肥力非常有限,发酵一番就不同的。
瘟神與花
更重要的是,这一发酵过程硝化细菌会疯狂繁殖,一部分发酵后的粪便将经历更为恶臭的熬煮析出等加工过程,最后得到一些发白的土硝。成品已经是非常优秀的钾肥,奈何产量就是实验室级别的。留里克需要它本就是军用,便是弓钻取火时候的辅助工具。
所有的人畜粪尿可以收集就尽量收集,至此各路维京移民与罗斯人再不用到处在朽木根下寻找天然土硝做“火绒”,自造的产品已经远远超过了军队野炊时的需求量。至于将它改造成更威武的武器,仅仅在于留里克自己的意愿了。
骑兵训练之后留下的大量马粪会被立刻收走,如此每天的训练,骑兵们都是在整体整洁的区域遛马。
所有年轻的骑兵,上午组成密集纵队溜大圈子,下午组织小队进行单纵短距奔驰。
那些交易的一百张反曲弓尚未装备部队,而它们反而成了留里克设计的一种封赏奖品。
留里克在策划一场冬末的骑兵远足,特训到现在已有十天,所有的新晋士兵都学会了骑马。
他们相当于拿到了驾照,固然还要有很长的时间精进自己的技术,处在实习期的他们需要一场骑马远足快速精进。
看看现在的骑兵们吧!他们换上了统一的服装,虽说距离参与作战还早得很,所有人甚至还不陪称之为骑兵,他们骑着马组成密集阵型,还真的颇为威武。
十天的时间整个诺夫哥罗德的手工裁缝作坊从来没有停工,尤其是把整个作坊从梅拉伦搬迁到诺夫哥罗德佛德根,这个男人很大程度上为罗斯公国的成衣产业制定了一套标准。那些被动员劳作趁机赚一笔的家庭妇女,广泛地作为“公国第一制衣厂”的季节性临时工劳作,她们必须接受制衣厂的标准。
裁缝的标准就是佛德根制定,对于这个上了年纪的老男人,他被罗斯王公聘请为制衣厂厂长,拿着王公赐予的高额俸禄,还能继续经营自己的厂子。他这辈子安稳发大财的渴望已经实现,自己的子女也将顺理成章继承自己的地位。
鲜妻甜爱100度:大叔,宠不够 小说
佛德根是妥妥的实干家,当王公下达了国家订单,为了额外得到一笔奖金自然是命令手下的奴工加班加点的劳作。
国营制衣厂的女管理正是留里克年轻爱将菲斯克的母亲布洛玛,单纯是做裁缝工作就成了被王公器重之人,她与她的姐妹们只向王公本人负责,在基于王公定下的一套并不严苛的劳动作息时间表奉旨裁缝成衣,成品优先供应军队,其余产品投入市场销售。
佛德根是产品品控的总顾问,也是制衣厂的负责人,但他的精力更侧重于自己的作坊。那些奴工就是在给佛德根当牛做马,由于大部分奴工已经被留里克买走并划归给布罗玛管理,佛德根自己的“牛马”人数已经相当之少。虽是如此,为了得到更多利益,这些奴隶就只能“终日拉磨”了。
在这个不平等的社会大环境里,一个奴隶若是能给罗斯王公当牛做马,实在是荣幸。这并不能说明留里克就是善人,给予私奴更多好处的根本在于王公掌控着公国的最多的财富,随便赏赐给奴隶一点,生活状况就会焕然一新。
他需要的是裁缝们的成果,十天之内,足量的熊皮衣帽已经制作完毕。
年轻的骑兵们清一色有着白色的“乌山卡帽”,另一个名字正是**帽。革化的熊皮裁减缝合,关键部位涂抹松胶加固。它并没有多少防御能力,作为御寒的帽子再合适不过。但是它是这样的形制,完全出自于留里克的喜好。
制作桶装的高加索帕帕哈帽是另一个选择,留里克仍选择了前者。无他,乌山卡帽可以捂住耳朵与整个脸颊,对于极寒的北方太合适不过。
除却毛子,年轻骑兵有着统一的白熊皮上衣,便是皮马甲缝上了袖子,整体显得较为修身,更适合两臂在马背上的运动
裤子也是统一的,此乃粗细麻布的混合缝合,它们的款式整体较大,此乃适应年轻骑兵们仍在快速成长的身体,使得一条裤子可用多年。至于裤腿太长从不是问题,斯拉夫人比所有维京部族都善于制作皮靴,鹿皮与羊毛毡混合制作的褐色长筒靴尺码也很大,战士的裤腿太长自可轻易塞进去。
小战士腿短小脚,脚丫就多裹几层裹脚布,裤腿就使劲往靴子里塞。
他们相当程度上穿了雪地迷彩,数量惊人的北极熊化作了他们的衣服。白色皮衣上刻意缝上一些蓝色布条,也包括他们的白色毛子,乌山卡帽正脸的护额处缝上叫交错的蓝色条纹,俨然是把罗斯的旗帜顶在脑门。
他们尚未有自己的佩剑,皮带挂着综合使用的匕首和手斧。
他们倒是清一色地举起一支长度约三米的骑矛,碳钢抛光的矛头在阳光下硕士放光。每一根矛头都系着蓝色与红色的布条,以多色彩增添军队的威武。
更美妙的是,所有的孩子清一色戴着木框墨镜以保护他们的眼睛不被雪地刺眼的反光灼伤。
骑兵以这样的姿态集结,作为总教头的卡甘以及他的佩切涅格战士们定睛一看,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十多天前,首次见到集结的披甲草原骑兵的孩子们心生畏惧与怯意。
现在轮的佩切涅格军震撼了。
卡甘知道这些孩子现在毫无战斗力,但是他们距离成为优秀骑兵已经是短暂的时间问题。
新罗斯骑兵与佩切涅格骑兵集结出六百骑的大军,倘若此乃精锐部队,冲到法兰克王国的境内,即可烧杀抢掠难以遏制。
穿上新衣服手握长矛,卑微的人也成为威武之师的一员,年轻的战士很有自信。大家都只要王公王公集结的意图,为此大伙儿已经带足了干粮,甚至马鞍上都挂着麻袋,里面装着的可都是喂马用的燕麦。
留里克攥着缰绳,控制着马匹定在雪地上再作一次宣讲:“年轻的骑兵们!这一次我要在春耕前巡视整个伊尔门湖,我要巡视所有的村庄、巡视所有的臣民。你们是我倚重的战士们,是公国最重要的军事力量。现在跟着我完成伟大的巡视,证明你们已经驾驭马匹……”
说到激动处,留里克猛地拔出自己的钢剑,剑锋直指苍穹。
见状,所有的年轻骑兵高高举起自己的骑矛,按照留里克教育的那般吼起乌拉。
日暮三 小說
数千民众欣赏骑兵的集结,包括奥托,他又穿上战袍,在侍从的搀扶下欣赏儿子的高明举措。
每一名年轻骑兵的脑门都顶着罗斯的标致,那交错的蓝纹正是船桨。
老奥托平静着脸庞注视这一切,靠着意志力压着自己的泪腺,这才没有因为过分激动而泪崩。他从未想到罗斯还能组建一支庞大的骑兵部队,或者说几年前都不曾想过还可以有名为骑兵的新兵种的存在。既然其他的国家都存在了骑兵,罗斯不组建自己的骑兵就太愚蠢了。
在号角声中,罗斯骑兵混合佩切涅格骑兵开始了一场环绕伊尔门湖的逆时针武装巡游。
一支支骑矛向着天,如同一片移动的小树林。马队排着双列纵队,构成长度折合近一千米的队伍。
年轻的骑兵一路上有说有笑,他们多是罗斯人之后,出生到现在也没太久的年月,每个人都是懵懂的,他们因教育获悉这个世界之广阔超越凡人的认知,却没有踏踏实实地亲自丈量大地,更没有环绕着伊尔门湖转大圈,尤其是以骑马的发生做此事。
骑兵队伍故意在老罗斯人的姆斯季斯克城环绕一周,让民众好好瞧瞧罗斯人的骑兵部队,也让一些孩子的父母好清楚自己现在做了骑兵的儿子是何等威风。
至于骑兵队抵达安置“藏起来的人”的、如同串珠般沿湖兴建的几十个村庄,以军力做强有力的震慑就是重大目的。
民众站在冰路两边向浩荡骑兵行注目礼,他们看到了罗斯王公本人,纷纷摘下帽子行礼,更多是人就只是看着。
留里克没有更多的要求,也懒得命令这些民众下跪磕头什么的。他就是要这些民众好好瞧瞧罗斯骑兵的风采,暗示他们亲自掂量一番自己的斤两。
庞大的骑兵队顺利抵达这场巡视的休息站——新奥斯塔拉。
作为王公的留里克也要好好瞧瞧自己的女人把公国南方重镇建设成什么样子。
湖泊之南驻扎着第一支骑兵队,年轻的骑兵急忙骑上马接应自己的王公。甚至是卡洛塔也骑上坐骑,与自己的男人做马上的会晤。
狂喜的心脏在猛跳,卡洛塔恨不得跳到留里克的马鞍上。
“这就是你的全新骑兵?真是威武。”卡洛塔已经想不到更多的褒义词,她的脸因为夸张的笑容已经颇为扭曲。
留里克略带笑意,好好凝视一番城市,又见到了前些日子就跑来这边探访的格兰人公爵斯瓦尔加德,这个男人也骑着马,拘谨的模样显示出此人的骑术极为拙劣。
“卡洛塔,你把新奥斯塔拉经营得很好。”
“那是自然。如何?到我的城里好好休整一番?”
留里克点点头:“我正有此意,我还要好好看看我的卡尔,还有你。”说罢,他故意张开双臂,“我这次来可没带任何的女人,你知道的……”
卡洛塔完全明白了,她会心一笑点点头,随即命令部下将围墙的大门全面敞开。
又说:“我的城虽小,也足够这支大军的入住,住宿的条件固然比不上诺夫哥罗德。”
“不碍事,我甚至不需要你再额外提供给养。走吧,我要进城休整一番。”
恰是这个时候,斯瓦尔加德自觉可算逮到了插话的机会,他急忙吱声引起了留里克的注意。
“你?我正好要问你,你在南边的见闻如何?我的卡洛塔与你算是故交,是否让你想到了很久以前的过去?”
斯瓦尔加德答得极为干脆:“王公,我甚至愿意去掉公爵的称号。我打算把所有格兰人迁徙在这里,为您镇守罗斯公国的南方边境。我们格兰人太少了,根本没有自称公国的资格,唯有你是真正的英雄。”
这话说得颇令留里克意外,倒是这个男人所言很有自知之明。
“你愿意如此,就这么做吧。我的南部边境人口太少,多了你们几百个格兰人,我的南防压力也小了很多。我倦了,我的军队和我的盟友要进城修养。卡洛塔!”
“嗯。”
“但愿你剩下的马厩可以承载六百匹新到的马匹。”
“没关系,未来我会为你培育更多的马匹,我已经提前建设了很多马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