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劍卒過河 愛下-第2508章 安排1分享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娄小乙有些感慨,这是因果的回报么?
但有些东西,必须说清楚,“我不是你们的祖师!当初木南想拜师我没有同意,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没有资格!你们也一样!
这个资格,不仅在个人,也在环境!
我只是偶尔路过锦绣,如此而已。”
这段话,信息量极大,听不听得懂纯粹凭他们个人的知识面!放在几百年前,他们未必听得懂,但自从锦绣天地怪物频出,乱象隐现后,作为锦绣天地的一个大陆性终级武力组织,就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在普通人看来这些乱象距离他们还很远,但对全真道人来说,距离他们很近,近得每年都有不少类似的伤损!
这就逼得他们不得不把注意力再次回到当初老祖木南的警告中,从老祖只言片语的隐隐约约的遗言中,发现内中真相。
这才有了对世界更清楚的意识:这个世界是有神怪的,锦绣天地并不是世界的唯一!之所以神怪不在锦绣天地出现,不是因为锦绣多么了不起,与众不同,能辟万邪,只是因为在诸多世界中,锦绣天地却是那种最低的层次。
所以,神怪不稀得来!
这样的认知很打击人!作为一向骄傲的锦绣人来说,他们原本以为自己是宇宙的中心,人类的唯一呢!
所以仙人才说,你们没资格!其实是在说,你们锦绣没资格!
话有点大,但如果这世界上真有仙人,也就无所谓大不大了,因为认知的基石已经不在!
木苏,木氏家族,也是全真教的实际掌教,颤颤巍巍道:
“上仙!可是现在的锦绣,已经有了怪物的出现!
如果锦绣没资格,这些东西就不应该出现!
这些东西出现了,可能说明锦绣也有资格?或者是现在没资格,未来就一定有资格?”
娄老爷赞赏的点点头,作为一名纯粹的凡人有这点见识是很不错的,不愧为一教之主!
“不错!这也是我过来一趟的原因!
可是这个时间会很长,不是你们这一代能改变的,至少在千年之上,这个过程会很痛苦,不匹配的力量对比,这就是世界进化的阵痛!
你们,必须承受!”
木苏抬头,老眼不再昏花,“我们能够承受!因为我们的所有都是您的赐与!
一代等不到,那就下一代,下下代,只要全真不绝,我们就一定能等到!
请上仙赐下章程,全真十万道剑,愿为上仙赴汤蹈火!”
娄老爷一哂,“我要你们赴什么汤,蹈什么火?想得到点什么就直说!
老爷我也不是吝啬之人,但有一点你们一定要清楚,这世间一切的好处,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学了我的东西,传了我的道统,你们就得背上老爷我的因果!
嘿嘿,老爷我的因果是那么好背的?这些怪物不过是其中连螻蚁都谈不上的层次,对此,你们准备好了么?”
六个全真道人互视一眼,木棘最胆大,
“上仙,其实从木南老祖开始,因果就已经存在了!
我们别无选择!也无须选择!”
娄老爷点点头,这几个全真老道給他的印象还不错,看来当初木南的底子打得很好,有野心,有冲劲,也很清楚自己的位置。
他并不介意在锦绣留下点什么!因为宇宙变化势不可挡!既然这里一定要变,那为什么不让它向有利于剑脉的方向变化呢?
“先把那两个家伙抬进来吧!然后我们再谈未来。”
几个道人如闻仙音,也不通知下人,在这位上师面前,他们那点身份地位就是个笑话!两个老道纵跃如飞,把木上离和项翼抬了过来,平铺客厅地上,两个年轻人意识很清醒,但身体正处于尸毒发作期间,仿佛僵直了一般,其中痛苦,不足为外人道!
这样的痛苦下还能紧闭双唇一声不吭,这份意志力还算不错,不完全是两个草包。
见到娄老爷,两人目中流泪,那是对生的希望。
娄老爷踱步向前,对僵尸他很了解,那是一段很有趣的回忆。
一边踱步,一边教训,“僵尸之毒,表象在血!若沉于血脉,终不可能尽换,于是尸毒绵绵不绝!除不尽根,换有遗毒,奈何?”
六个道人眼睛瞪得老大!这位上师,千余年前指点木南老祖结果就成就了全真道教一脉,现在再次出现,他们就是最幸运的人,又会有什么样的际遇?
全神贯注,就只怕听漏一个字!
娄老爷还在装赑,他是喜欢用排比句的,比较有气势!
“上策伐毒,中策沥血,下策截肢,世人疗尸毒,无非这三策!
但我辈执剑之人,就应该有执剑的勇气和气魄!当然不应该等同凡俗!
既执长剑,当有剑胆!”
娄老爷厉声喝道:“人有剑胆,剑有意志!则诸邪不浸!鬼神难侵!
不去毒,不换血,不服药,你若是剑,就不应该困于妖邪!
我有轩辕剑,荡邪风云间!
絕世兵王
但你等身体疲弱,未必能承我意志攻伐!
想要绝对安全,也有办法!但剑客当用剑客的方式!
你等既习我所传,安全的法子就别想了,生死两论,成败在天,你两个可愿受我剑道意志一摧,生死置之度外?”
木上离项翼惨声大喝,“愿受!生死自领!”
娄老爷剑不出鞘,随随便便挥出,‘啪啪’两声,两个年轻人已被抽起多高,撞在客厅壁上,在滑落于地!
但看在六个道人眼中,却是无比的恐怖,因为有一层紫黑之气,从两个年轻人身体内剥离,印出,瞬间蚀穿了墙壁,露出外面举着扁担目瞪口呆的牛哥……牛哥很犹豫,是冲进去挥扁担呢?还是转身去通知夫人?
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再见两个年轻人,已是翻身爬起,深跪长拜,看这样子除了身体还有些虚弱,其它方面已经正常如昔?
娄小乙坐回原座,朝窗外一指,
“那些兰草,我要它们在数年之内开遍锦绣,去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