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小閣老 ptt-第六十五章 因爲朕要贏,所以你們都得輸展示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没想到六部九卿、尚书侍郎居然一起替内阁鸣不平,言官们登时傻眼了。
拜托,这是谋逆大案唉,大人物不是应该爱惜羽毛吗?怎么拉着手往火坑里跳?
万历皇帝也懵圈了,这跟自己设想的剧本不一样啊。不是说天下官员苦张居正久矣吗?不是说好了朕是光、朕是电,朕是唯一的奇迹吗?
“朕一出手应该全都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喘才对啊!怎么阁部大臣们全扑上来了?”乾清宫中,他百思不得其解。
“也不是都上本了,还有右总宪丘橓、少冢宰赵世卿,少司空余懋学几位没有发声……”张诚宽慰皇帝道。
“你怎么不说刑部尚书也没上本啊?”万历气不打一处来道:“朕为他们平反,替他们出气,朕还要谢谢他们没有反咬一口吗?”
“是,是。”张诚缩缩脖子,小心翼翼问道:“那皇上,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怎么办?朕将丁此吕参高启愚的弹章空白转给内阁,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了吧?!”万历冷着脸道:“他们这是公然与朕对抗!”
张诚脑海中闪回之前一幕——
‘朕还是太乙呢!’皇帝冷哼一声,将那道弹章丢在他的脸上,冷笑道:‘送去文渊阁吧,朕要看看内阁到底会如何出票?!’
闪回结束。
这会儿他脸上还隐隐作痛呢,想必皇上的脸也一样火辣辣吧?
这一刻,万历想到了自己的爷爷,也是在这乾清宫中,面对目无君上的阁部大臣吧?
那时候,世宗肃皇帝才十六岁,比自己还小十岁。而且太后跟外臣更亲近,言官也全都站在他的对立面。
爷爷那时是何等的孤立无援,遇到的困难比自己大十倍,可他还是咬牙坚持下去,最终赢得了大礼议,成功把文官集团压在了身下!
爷爷的成功经验早已经为自己指明了方向——葫芦娃一定会来救我的!哦不,是身为九五之尊,本身就立于不败之地!
在这场君臣较量中,为君者关键是咬住牙!只要坚决不服软,耗到最后胜利一定是属于皇帝的!
现在,在爷爷曾战斗过的地方,自己怎么能低头呢?
一念至此,万历感觉自己全身又充满了力量!
他便收起了愤怒与惊慌,模仿着祖父那坚韧从容的表情道:“该怎么办怎么办,大不了都回家去!没了他赵屠户,朕还吃不了带毛的猪猪吗?”
~~
这边张宏赶紧把皇帝的意思,转告给汪汪队。
洛金娅 小说
李植等人其实被公卿大臣们的反应吓到了,把大领导们都得罪了,这往后还咋混啊?
而且言官内部也分裂了。江东之等江南系的官员与他们划清了界限,转而上本力保师祖……
一时间科道风雨飘摇,大有玩崩了的架势。
幸好,万历皇帝及时表态‘坚持到底’,给他们吃了颗定心丸。
“我就说吧,陛下酷肖乃祖,是绝对不会向臣子低头的!”李植长长松了口气道:“我们这步棋,走对了!”
“是啊,我等虽然现在受些孤立,但越是这种时候,圣眷也就越牢固!”小丁丁此吕红着双眼,一脸的亢奋,好像吓得连日彻夜失眠的那个人不是他一般。“皇上是绝对不会放弃我们的!”
“只要能熬过这场去,我们就是皇上的铁杆重臣了,飞黄腾达就在眼前。八成还能像张、桂二公那样入阁拜相呢!”小羊羊可立也给大伙儿打气道。
“那还有什么好怕的?上!”李植嗷呜一声。事已至此,也只能倒驴不倒架,咬牙硬扛了。
于是二十几个言官也联名扛疏,寸步不让!
他们不愧是职业喷子,居然从《大明律》的犄角旮旯中,翻到了一条大罪,给这帮部堂高官扣上——‘上言大臣德政罪’!
‘凡诸衙门官吏及士庶人等,若有上言宰执大臣美政才德者,即是奸党!务要鞫问穷究来历明白,犯人处斩,妻子为奴,财产入官。若宰执大臣知情与同罪,不知者不坐!’
——《大明律·吏律》
言官们抗疏曰:‘律禁上言大臣德政。迩者袭请留居正遗风,辅臣辞位,群起奏留,赞德称功,联章累牍。此谄谀之极,甚可耻也!祖宗二百余年以来,无谏官论事为阁部劾罢者,则又壅蔽之渐,不可长也!’
意思很简单,就是这群力挺首辅的大臣全都犯罪了!这是张居正独裁时期的遗毒,每当辅臣要辞职,必然一起挽留,歌功颂德,马屁熏天。实在是谄媚至极!而且我们汪汪队是皇上的狗啊,可不能让下面人给打了啊,陛下!汪汪!
既将大臣联合力保大学士归为张居正遗毒,又提醒皇帝不可自废爪牙,言官们的这波反攻还是很有水平的。
此疏一经报闻,尚书侍郎们也纷纷上了辞呈,回家偷懒……呃,等待处理了。
这下京里各部院寺长贰便只剩下右都御史丘橓、吏部左侍郎赵世卿,户部侍郎余懋学等几位反张派了。整天面对下属异样的眼光,就很尴尬……
紧接着,各部的郎中、员外郎、主事,七品以上官员也齐刷刷联名上本,请留自家堂上官。并表示如果这算‘上言大臣德政罪’,那就把我们这千把人一起砍了吧……
“哼,威胁谁啊,朕是不会他们求他们复出视事的!”万历看着奏本上那一长串名字,心里一抽又一抽。
而像这样的奏章,他面前还有一箱子。
想到再过些日子,南京和各省的奏本也会如同雪片飞来吧?万历一阵阵心力憔悴,只能一遍遍看着他特意让人挂在墙上的画像寻找力量。
御像中的嘉靖皇帝头戴翼善冠、身穿衮龙袍,一副‘因为朕要赢,所以你们都得输’的拽拽表情,端坐在龙椅上。好像在对自己的孙子说——
别低头,皇冠会掉!别服软,文官会笑!
“只是爷爷,这‘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滋味,真不好受啊!”万历喃喃道:“真怀念张先生在的时候啊……:”
“呸呸!说什么呢?!”他猛然警醒,差点给自己一耳光,那恶贯满盈的伪君子有什么好怀念的?真是太贱了!
“要让他们知道,朕不怕他们请辞!这朝廷缺了谁都一样转!”万历再次充满了力量,咬牙切齿道:“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进士满地跑!”
他决定换不了思想就换人。当然也不是全换,只重点换几个阁部高官,应该就能起到敲山震虎的效果……了吧?
于是万历开始琢磨人事安排,结果想破脑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因为他本来就对外臣不太了解。知道名字的官员,够资格登堂入阁的都已经上本请辞了。汪汪队那些又品级太低。总不能把七品官直接提拔成二品尚书大学士吧?那也太荒唐了。
按理说这时候应该让吏部推荐的,可吏部从尚书到主事都已经撂挑子了,总不能找个书办来问问吧?他只好让张宏再跑一趟李植家,让言官们举荐几个人选。
李植等人闻命之后兴奋极了,连夜热火朝天的商讨起来,结果差点没把屋顶吵翻了。
虽然只是让他们推荐,而不是让他们当官。但要是连尚书大学士都是自己推荐的,还不够吹一辈子的?往后的路还不躺着走?
直到天亮,众人才勉强达成一致,具本上奏。
第一个人选是险些逼死张居正的王锡爵。大厨原官詹事府詹事掌翰林院,还当过南北国子监的校长、副校长,资历足够,门生故吏满天下。又因为在夺情事件中的惹眼表现,在海内深孚人望,推荐他入阁可谓水到渠成。
而且王锡爵是李植的馆师,羊可立和丁此吕在国子监的校长,自然得到了三人的一致力挺。
另外两个人选是原南京刑部尚书张岳。当初夺情风暴中,两京各部长官纷纷上本慰留元辅,独他驰疏请居正奔丧,结果惹恼了张居正。适逢考查京官,便被弹劾落职闲住至今。
言官们推荐他出任吏部尚书。
还推荐了一个前任吏部侍郎何源,出任左都御史。此人同样是因为忤逆了张居正,被弹劾,罢官归的。
至于同为保皇党的右都御史丘橓,吏部左侍郎赵世卿,户部侍郎余懋学三位,却因为一直不肯替言官出头,被他们排除在外。
就是要让他们知道知道,你们的官位是我们推荐的!能推荐你们,也能推荐别人!
~~
万历看到人选,觉得很妥。便直接特旨简拔三人起复!
旨意八百里加急分送太仓、余姚、江西广昌!
然而尴尬的一幕出现了,三人接到旨意后,皆上疏谢绝了皇帝的好意……
张岳表示‘大臣当由廷推,中旨简拔非礼也,望吾皇三思’!
何源更是直言不讳的说,‘廷推乃祖宗成例,贤士众望所归。今皇上无视众议,以中旨指定微臣,实乃与众臣怄气,非圣君所为……’
万历鼻子差点气歪了。好家伙,朕要提拔你当部堂,你非但不领情还骂我?这也太不识抬举了吧?!
不过这两位的奏章跟王锡爵的一比,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