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諸天從茅山開始-第二百三十六章:萬箭穿心之誓鑒賞

諸天從茅山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從茅山開始诸天从茅山开始
听到张恒的宣讲。
大多数的恒真道弟子,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这是一群被庇护在巢穴中的雏鸟。
在他们的想法中,外界是蓝天、白云、碧波、大树、还有阳光。
并不知道,蓝天是猎鹰的战场,大树是毒蛇的家园,碧波中隐藏着鳄鱼,阳光照不尽阴暗。
在这种情况下。
没有宗门和长辈庇护,就像幼狼失去了母亲和狼群,想要成长起来是很困的。
更何况,幼狼也是狼,你可能只是个蝌蚪,回头一只螳螂就把你吃了。
当然。
现在不懂不要紧,人都是会成长的。
在外闯荡几年,多碰碰壁,就会明白背后有宗门和宗族支持有多爽了。
那是一种没后顾之忧的感觉。
创业失败,灰头土脸的回家。
大家坐在一起,大伯家拿一万,二舅家拿三万,三姑拿五万。
一圈下来,拿着几十万又可以再次拼搏,不会被一杆子打死。
太多人。
死在逐梦的路上。
万能神医 只鱼遮天
他们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宗门和宗族的支持,会让你有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机会。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
就好比学驾照,考科目二。
一次机会和三次机会,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
一连半月。
张恒都住在恒真道内。
闲时与徐鸿儒讲经论法,倦时葡萄美酒夜光杯。
偶尔再从恒真道的弟子面前露两手,遇到看得顺眼的丢几枚丹药。
一时间,恒真道的众弟子们,对张恒的崇拜直线飙升。
甚至有人说,以后要做个像他一样的高人。
张恒听在耳中,笑而不语。
不是他吹牛。
恒真道数百弟子,以后若是有一个能走到他的地步,恒真道都将百年无忧。
“嗯?”
这一日。
张恒正在后山垂钓,冥冥中心生感应。
日當午 小說
在他的感知中,有人手持信物来寻自己,而这样的信物他只给过杨盘。
“飞荷。”
张恒收回心思,看向给他打伞的少女。
少女名叫白飞荷,是徐鸿儒的关门弟子,今年不过十六岁,已经在幻术上初露头角,是全真道内人人追捧的小师妹。
“真人。”
在全真道的其他弟子面前,白飞荷是高冷淡雅的女神,犹如一朵白莲花。
但是在张恒面前,莲花虽白,却难有高冷之意,看向张恒的目光满是崇拜,就像高校中的学霸女神,遇到了来校交流学术的年轻教授一样。
不,教授都有些低了。
张恒在修行界的地位,相当于科学界的诺贝尔奖得主,二三十岁便享誉全球的那种。
所以这种崇拜,其实是很危险的。
张恒甚至能感受到,只要他想,很容易就能将魔爪伸向白飞荷,对他,就像粉丝崇拜偶像一样的白飞荷,是拒绝不了的。
“去宗门外帮我接个人。”
“他大概会在一个时辰后抵达。”
张恒心知肚明。
白飞荷对他的崇拜,还有徐鸿儒的默许,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
只可惜,张恒不是白飞荷的那帮师兄。
在恒真道一众弟子眼中,白飞荷是极好的,女神一样的存在。
可在他眼中,白飞荷还不够好,甚至是远远不够。
漂亮的少女他见得多了,漂亮还有天赋的也不少。
但是想让张恒高看一眼,没有仙资的容貌和资质怎么够。
不是张恒傲气,而是实事求是。
他的目标可是成为天仙,若选的未来道侣,怎么也不能比他差太多才行。
“是,真人。”
白飞荷不知道张恒心中的想法。
只知道留在张恒身边,心里就充满了干劲,张恒钓鱼,她在一旁撑伞,永远这样她也不会腻。
“多情总被无情误。”
“年纪轻轻的,想什么不好,想那风花雪月。”
“这是修行之人该想的吗?”
“徐道友对门下弟子的保护太好了,这里是妖魔横行的聊斋,不是天仙配,误入爱河者,难逃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
手中鱼竿一动。
张恒伸手一拉,一条鲤鱼随着鱼线跃出水面,落在了他的手掌心内。
“去吧,去吧。”
张恒看了看鲤鱼,摘下鱼钩,又将它抛回清潭之内。
谁成想,那鲤鱼颇有灵性,浮出水面看了他片刻才消失不见。
莫非你也要独领风骚数百年。
……
一个时辰后。
后山传来脚步声。
张恒坐在凉亭内,便知是谁来了,头也不回的说道:“我给你信物时,曾对你说,若是日后遇到麻烦,可以拿着信物来找我,要是不为难的话,我可以帮你一次。”
说到这里。
张恒回头看了眼跟在白飞荷身后的杨盘:“这才多久,你就找上门来了,我的承诺就这么不值钱?”
一别月余。
杨盘身上已经夹杂了淡淡的浩然之意,身子骨也比以前强壮了几分,看上去更像个男子汉,而不是十五岁的少年了。
但是在张恒面前,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谦虚,上前拜道:“真人,我实在是遇到了难处,这才不得以来打扰您。”
“小孩子一个,说话的口气倒是老气横秋。”
张恒放下鱼竿,饮了口清茶:“说吧,什么事。”
“这…”
杨盘看向身边的白飞荷,目光中满是戒备。
“还挺神秘!”
张恒见状,向白飞荷吩咐道:“你先下去吧。”
“是,真人。”
白飞荷一脸恭敬的退下了。
等她退下之后,杨盘松了口气。
不是他神秘,而是有些事张恒并不知晓。
比如,即将出现在西荒的雷火之果,要是按照正常发展的话,就落在了这个叫白飞荷的少女手中。
凭借着雷火果赋予的雷火之体,白飞荷在短短十年间快速崛起。
年不过二十五岁,便已经挂上了恒真道的长老头衔,被誉为乱世之中,道门最杰出的女弟子。
“可以说了吧?”
等到白飞荷离开后,张恒看向杨盘。
杨盘躬身下拜,开口道:“真人,我在西荒发现一处秘境,目前秘境还没到开启的时间,但是想来,也就在数月之内,我想请真人出手,为我护道,但凡我在秘境中有所收获,我愿意分出一半孝敬真人。”
“秘境?”
张恒楞了一下。
见鬼了,他来聊斋世界也有两三年了,秘境这种东西,只在古书上听说过,咋搞的,还有秘境要在这个时代下出世吗?
“你不是逗我吧?”
“这事靠不靠谱?”
张恒也不喝茶了:“秘境这东西,几百年不见得出现一次,你从哪听来的消息?”
杨盘想了想,回答道:“我在古籍上发现的线索。”
“你可真好命。”
张恒深深的看了眼杨盘,本能的察觉到这家伙身上有秘密。
但是转念一想。
要说秘密,谁没有,张恒还有传送门呢,要别人给他颁个奖吗。
“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吧。”
“你告诉我,就不怕我杀了你,独占秘境?”
张恒满是玩味的看着杨盘。
杨盘不卑不亢,回答道:“我杨家的三千亲兵,已经折损殆尽,没有朝堂圣旨,镇西军不得调动。”
“而且您的实力,要强过我父亲。”
“我知道秘境出世,一定会有很多人来抢夺,所以我需要跟当世强者合作,而您,是我认识的唯一强者,其他人,不保险。”
说完。
杨盘顿了顿,再道:“您应该是修行第四境,合道境的存在吧,不凑巧的是,秘境是一处破败的洞天福地,受其规则所限,前两境的修士能进入,后两境,返虚境也好,合道境也罢,都进不去。”
“而且我从古书中,知道很多关于秘境的事,您杀了我,再派人进入秘境,我不信他能比我做的更好。”
张恒眉头微皱。
这是什么狗屁秘境,怎么看着像是专门为刚踏上修行路的人准备的。
还要卡修为,超过了不让进。
这太荒谬了,你当写小说啊,为了凸出主角,强制让修为超过主角太多的人下线。
“真人意下如何?”
杨盘信心满满的看着他。
“所有收获一人一半?”
张恒想着自己走一趟,能拿到一半也不错。
毕竟,要是没有杨盘的提醒,他过几天就会返回西湖了,到时候秘境出现再往这边赶,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一人一半。”
杨盘斩钉截铁的说道。
“说是这么说,可我怎么觉得你会晃我?”
张恒不是第一天出来混的。
他是个讲信誉的人,别人未必是。
杨盘看着奇奇怪怪,疑似有大秘密,这种人往往宁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很喜欢吃完饭砸锅。
“真人要是信不过我…”杨盘不等张恒开口,便利索的说道:“你我可以结誓。”
张恒听到这话,放心少许。
“如果真如你所说,我可以为你护道,事成后所得宝物一人一半,我若是不尽心力,或者贪图你的宝物,就叫我雷火加身。”
杨盘听闻此话,也跟着说道:“我若食言,死于万箭穿心。”
誓言一成。
张恒也不耽搁,带着杨盘往他说的秘境而去。
这秘境藏于百刃山,此山成锯齿状,似有百刃。
二人到了这里一看,由杨盘去找秘境入口。
赶在天黑前,杨盘找到了一棵腹部中空,足够十人合抱的大树。
杨盘指着大树的树洞,与张恒说道:“三月之内,秘境入口将于树洞内显现。”
张恒想了想。
西荒是昆仑派和恒真道的地盘。
眼下昆仑二圣在开封皇城坐镇,协助赵氏王朝镇压天下,短时间内不会返回昆仑。
徐鸿儒又不是他的对手。
如此一来,肉他是吃定了,其他人就算能赶到最多也就喝点汤。
“秘境内的宝物不知道有多少,用不用邀请燕赤霞和法海来助拳?”
张恒想了想:“还是算了吧,我早两个月找到秘境入口,占据天时地利,只要在此布下剑阵,谁还能抢到我前面去不成。”
邀请燕赤霞和法海简单。
问题是,到嘴的肉也要分出去一份。
这要是分的不均匀,说不得还要伤了情分。
张恒自问。
要是在此地布下剑阵,以他返虚境圆满的修为和剑化九千的手段,谁来他也不怕。
毕竟,化剑一万,已经是仙人手段。
他以九千飞剑组成的剑道长河,合道境内,能跟他交手的人并不多,他早就不是对战黑山老妖时的他了。
“真人,秘境开启时,将有万里霞光。”
“不多时,西荒与中州的强者便会赶到,真人可有把握?”
杨盘选出了位置之后,最担心的就是张恒的实力,不足以护住他夺宝。
前世。
杨盘也跟着父亲来看热闹了。
当时有昆仑二圣与五台山三僧的混战,也有世家大族和赵氏皇族的争锋。
最后三颗雷火之果,有两颗连同果树一起被毁掉。
虹貓藍兔歷史探秘之失落的寶物
最后的一颗,在恒真道和昆仑派的护持下,被白飞荷所夺。
从那以后,白飞荷主修恒真道变换之术,辅修昆仑山妙法,不过十年便成了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
杨盘自问。
品 超
若是能让他拿到雷火之果,他不会比白飞荷差,只会更强。
因为在他的记忆中,可不止这一处机缘。
“我将在此地结成剑庐,以剑意烙印方圆百里,侵染这里的一草一木。”
“此法一成,剑阵便起,方圆百里,花草木石皆应我剑,就是那昆仑二圣联手而来,我也不会落下风。”
张恒回答的信心满满。
他本就是能越阶而战的天才,现在以返虚境圆满的修为,再加上两个月的准备时间。
搭配着利用梦术修成的,人间几乎不可能修成的剑化九千,一对一,哪怕黑山老妖在世,普渡慈航复生,谁胜谁负也在五五之间,其他人就更别说了。
“那就全靠真人了。”
杨盘欣喜不已。
他的父亲,也是堪比合道境的武圣强者,可惜没有军阵加持,在合道境内只是普通水平。
再者,父亲是赵氏王朝的臣子。
他不想让父亲卷进来,不然就算得到了宝物,昏庸无道的天禧帝让他上缴该怎么办。
天禧帝可不是明君。
将雷火果交给他,万一他给了别的皇子,导致十二皇子无法登基,赵氏王朝可就没救了。
逍遙小神醫 小說
还有一点。
也是杨盘的私心。
他更渴望自己强大起来,因为他相信,只有自己和十二皇子联手,才可以拯救这个王朝。
而在其中,实力又是绕不过去的门槛。
没有足够的实力,他怎么一展抱负。
怎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领导改革。
杨盘看着树洞。
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他。
便是王朝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