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民間禁忌雜談 蘇皖-第八百三十九章 發財了讀書

民間禁忌雜談
小說推薦民間禁忌雜談民间禁忌杂谈
梧桐山脉,堪比丛林沼泽的废弃湖泊。
湖内杂草丛生,恶臭扑鼻。
有纠缠成团的浓密根茎包裹着厚厚的枯叶长至半空,有腐烂生蛆的猛兽尸体引得虫蚁飞舞,嗡鸣不绝。
混杂着本就刺鼻的妖魔两气,那无法言喻的酸爽味着实让苏宁感到“飘飘-欲-仙”。
“额……”
呆呆的站在湖边,他半天回不过神。
原以为此行再也没机会寻宝,不曾想,那爱睡觉的小屁孩不知哪根筋搭错了,非要来梧桐山脉转一圈。
愛上偽娘的我變成了女生!?
转就转吧,还明确的告诉苏宁,湖底确实藏有一条小型矿脉。
可惜的是年代太过久远,有三分之一的仙晶早已被湖内充斥的污秽之气侵染,品质上大打折扣。
“傻愣着做什么,你不是要寻宝吗?赶紧下去挖啊。”
自称闻人司予的女童百无聊赖的踢着湖边泥地里的碎石,语气不善的催促道:“一个星期,我最多等你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后无论你是否开采完毕,我都要离开这恶心人的地方。”
“老牛,你帮他提升印章品级。”
“那什么化虚术……”
说到这,她肥嘟嘟的可爱小脸寒霜密布道:“算了,晚点我亲自教他。”
“可恶的乔贱人,趁火打劫。”
独眼老头躬身回复道:“提升印章品级只需三天,余下的四天不如由老奴助他一臂之力,将这处远古矿脉彻底挖掘干净。”
闻人司予眼露深意道:“本后不怕她言而无信。”
绰号老牛的独眼老头谄媚傻笑道:“她有本事弄到第一条三气灵鱼,或许就有本事弄到第二条。”
“主人,多个朋友多条路。”
“在她在意的人和事上多出点力,哪怕是一丁点的小力,能让她间接记在心里,对我们来说总不是坏事。”
闻人司予不耐烦的挥手道:“随你。”
说罢,她遁入虚空,悄然隐去身形。
独眼老头一改低声下气的卑微模样,对苏宁吩咐道:“来,印章给我,你可以下去挖宝了。”
“记住,从后往前挖,中央位置的矿魂千万不要动。”
“留它一线生机,万年以后,指不定还能生出第二条矿脉造福后人。”
苏宁犹豫道:“火儿呢,先跟我下去?”
独眼老头怒目道:“你小子什么意思,是怕我伤她不成?”
“还是你觉得这方印章比得了上品仙器,能让老夫心生不轨?”
苏宁被人洞穿了心中所想,当即脸色发窘的侧过身去。
独眼老头鄙视道:“放心,我堂堂真仙十五品的高手,再怎么无耻下贱也不会对区区武力十八层的小灵体出手。”
“你我无冤无仇,我犯得上多此一举吗?
“至于你这方印章,嘿,垃圾货色,白送我都不要。”
苏宁感激道:“那就多谢前辈了。”
抱拳一拜,他拿出奇门印递了过去。
独眼老头五指掐诀,神情肃穆的端坐在大树下道:“去吧,三天后我去找你。”
苏宁转身即走,不再留恋。
“轰。”
仙力扩散,包裹着身躯冲进“不堪入目”的湖底。
“对,就是这。”
被苏宁从乾坤袋放出来的卓小鼎兴奋的手舞足蹈道:“往左,左边是矿脉的末端。”
“乖乖,说是小型矿脉,都要比得上中型矿脉了。”
“如果我们能早个三五千年抵达此处,那三分之一的仙晶想必不会被浊气侵染。”
“别说让你连破五境了,六境,最少是六境,绰绰有余。”
苏宁埋头潜游,心神无限铺展。
他看到一座蜿蜒如龙的矮小山峦在湖底延伸,足有两千米之长。
山体的表面乌漆嘛黑,被厚重的泥浆覆盖,偶有白光闪烁。
苏宁看到了这座山,而这座山,也在同一时间发现了苏宁。
“嗡。”
它仿佛有了生命,掀起一道道强而有力的波纹震向四周。
是警告,是它不愿被外人挖掘的滔天愤怒。
“我去……”
卓小鼎嗖的一下溜到苏宁身后,啧啧称奇的说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所谓的矿魂,它好像挺厉害的嘛。”
“真仙几品?”
苏宁于翻滚的水浪下穿梭,顺利来到矿脉末端道:“不入品。”
卓小鼎诧异道:“那它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威势?”
苏宁嘲弄道:“狐假虎威,借着一身仙晶资源幻化出的假象罢了。”
“中看中不用,绣花枕头而已。”
卓小鼎谨慎道:“到底存活了三万年,哪怕是颗人人践踏的小石子,都有可能像我一样受天道眷顾,得来意想不到的匪夷造化。”
苏宁反驳道:“你是丹鼎半圣炼制的仙丹,渡过了真正意义上的雷劫。”
“它是矿脉衍生出的魂体,类似于火儿那样的灵体。”
“可它又和灵体不同,经受不住天罚考验。”
“知道为什么吗?”
苏宁以指为剑,横切岩体表层道:“从它生出灵智的那一刻起,它就与整座矿脉融为一体。”
“火儿尚需提升印章的品级才敢渡劫,它呢,它凭什么?”
“一雷之下,山体尽碎,代表容纳它魂体的躯壳灰飞烟灭。”
“肉身既灭,魂归何处?”
卓小鼎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苏宁嫌弃道:“论年纪,你起码大我三万岁。”
“按理说你懂的应该比我多啊。”
戀愛檢查
“没道理分不清魂体与灵体的区别,愚蠢的像个小白痴。”
卓小鼎面色涨红道:“我故意试探你不行吗?”
“呵,这天底下就没小爷不知道的事。”
“看什么看,挖宝。”
“咱们说好的,我帮你找到第三处秘宝,你放我一条生路。”
苏宁懒得接话,凌厉的剑光下,一块块拳头大小的白色晶石被他收入乾坤袋。
下品,中品,上品。
很快,第一个乾坤袋装满。
苏宁一边拼尽全力的挖掘,一边乐不思蜀的幻想。
嘴角上扬,笑的要多开心有多开心。
“三伯,嘿嘿嘿,下次见面,侄儿可就比您强了。”
“哎,您还在真仙一品稳扎稳打,我不声不响的突破到真仙三品。”
“半年压您两境,以后您怕是更追不上我咯。”
“果然,知命与祖龙未曾入世前,我称第二,谁敢当第一?”
“唰唰唰。”
心绪激动,剑影纵横。
苏宁铆足了劲,笑声难得张狂。
“啪。”
他一巴掌拍在看热闹的卓小鼎头上,凶神恶煞道:“还不帮忙?”
不远处的水草旁,悬浮着一滴浅蓝色的水珠。
婴儿指甲盖那么大,倒映着乔晚棠颠倒众生的妖媚脸庞。
她笑意盈盈的看着,目光柔情似水道:“我才不要和你平分这些无用的破石头,我要的,是你的心呐。”
“你想提升修为,想重新夺回当年的辉煌与无敌,晚棠陪你便是。”
“临安,晚棠会一直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