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異常收藏家笔趣-第二百九十一章 這個戒指好看嗎?熱推

異常收藏家
小說推薦異常收藏家异常收藏家
眼看李凡被清水会的人带走,皇家驱魔局的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阮文擦擦额头上的汗,喃喃道:
“糟糕糟糕,事情大条了,李老师竟然被清水会带走了……”
敏东问道:
“处长,清水会到底是什么来头?咱们可是现在暹罗最正规的官方异常处理机构了,难道还怕一个清水会?”
阮文摆摆手示意他小点声,说道:
“清水会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清水会背后的势力关系,据说和全世界很多大型的觉醒者犯罪组织都有联系,北美镇魂局好像也在暗中支持清水会,甚至还有清洁协会!”
听到清洁协会的名头,敏东不由缩了缩脖子。
和夏国这种异常局一家独大的地方不一样,东南亚可以说是鱼龙混杂,各种各样的势力层出不穷。
而最强大最神秘最让人恐惧的,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清洁协会。
据说就连暹罗原本最强大的觉醒者犯罪组织——降临会,都是被清洁协会的十二骑士之一给剿灭的。
而这只是清洁协会的十二骑士中的收藏家,除了收藏家之外,清洁协会还有更为强大的势力。
素察此时冷笑一声说道:
“清水会可是连我叔叔都不敢招惹的存在,背后的靠山就连王室都十分忌惮,这个李凡仗着自己是夏国异常局的人,竟然就敢这么嚣张,这次一定要吃足苦头了……”
“他所依仗的夏国异常局虽然厉害,但等到夏国异常局的人赶到,可能他连骨头都不剩下了。”
本来因为李凡之前在上课的时候驳了他的面子,素察就对李凡很有意见,只是一直隐忍没敢发作。
此时眼看北美镇魂局和清水会都不惧夏国异常局,立刻有一种快感涌上心头。
那个狂妄自大的李老师,也有今天?
以为这里是他们夏国,敢直接出面为一个低贱的小母狗逞英雄?
不知道天高地厚!
敏东有些焦急地向阮文问道:
“处长,我们怎么办?是不是要通知宋辉局长让他出面?”
周围的其他几名解剖师此时也纷纷出言询问,同样显得有些紧张。
他们对李凡这个老师还是有些好感的,毕竟对方虽然是夏国异常局的官员,面对他们这些普通警员却完全没有架子,对异常感染体解剖相关的知识倾囊相授。
同时很多人良心未泯,对李凡出头救下那个未成年少女,还帮他们教训了北美镇魂局的探员,也是心存感激。
整个皇家驱魔局的三巨头里面,只有宋辉这个副局长和夏国异常局的关系最好,这种情况下必须要找宋辉出面了。
普通人的话,估计北美镇魂局和清水会都不会给面子。
阮文面露挣扎和犹豫之色,思考片刻之后坐回了原本的座位,说道:
“我们……什么也不做,继续喝酒。”
这话一出,一旁的敏东等人全都愣了,一脸的不解。
阮文说道:
“人家李老师是夏国异常局的人,而且看起来完全不是个神经病,明显是一个逻辑思维十分清晰的聪明人,这么一个聪明人,如果没有底牌和关系的话,是不可能随便挑衅北美镇魂局和清水会的,无论是北美镇魂局还是夏国异常局,都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存在,既然他们之间发生了冲突,那就让人家自己来解决,我们添什么乱呐……喝酒喝酒!”
两虎相争,他一个小小的处长能干什么?
现在无论做什么都是选边站,他在外面社会上还能耀武扬威,在整个异常世界之中,根本屁都不是,无论是招惹了镇魂局还是异常局,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而且那位李老师看起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希望他能自保吧。
这一番话说得旁边的很多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不过听起来很有道理,就是隐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既然阮处长都亲口这么说了,那他们也没必要再争论什么。
想来李老师应该是有自己的解决办法,人家怎么也是夏国异常局的官员,不用他们担心……
只有敏东等几个和李凡交流比较多的警员还是一脸担心,却毫无办法。
一旁的素察冷哼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反而开了一瓶酒,开始和众人干杯。
旁边的卡座上,那个刚才被救下的小女孩,已经被一群陪酒女保护着迅速离开了。
夜店里的那些保安也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卡座上的鲜血和战斗痕迹都被打扫干净。
嘈杂的音乐声再次响起,夜店里的客人们继续开始了狂欢。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与此同时,李凡已经被一群清水会的成员带着,来到了夜店的后方区域。
前面是震耳欲聋的夜店,后面则是如同五星级酒店一样的地方,一条条走廊的两侧,是一个个看起来就装饰豪华的房间。
有不少房间都关着门,偶尔传出一些古怪的声音。
此时清水会的十几人将李凡和北美镇魂局的几人夹在中间,显然有监视的意图。
下身已经被搞坏的大卫捂着裤裆踉跄前行,口中高喊:
“我需要医生!该死!我需要他妈的医生!”
一路走过来,他的血直接滴了一路,裤管早就已经被鲜血浸透,整个人都面色惨白。
凯文此时同样说道:
“根据我们和清水会的协议,请立刻给大卫先生找个医生!他需要输血和手术,立刻,马上!”
前面的清水会成员面无表情地说道:
“放心,前面就有一个医疗实验室,很快就到了。”
凯文点点头,捂着自己被钉穿的手掌,转头看向旁边的李凡,恶狠狠地说道:
“很好,待会儿我要看到这个夏国人的尸体!我知道你们背后的势力是清洁协会,清洁协会也一直想要拉拢北美镇魂局的人,我们几人已经接受了清洁协会的合作协议,现在就是清洁协会的人!”
听到这话,前面那个袖子上带着红色波浪纹的清水会觉醒者面色瞬间变得郑重,转头看向凯文等人,说道: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你们的正义必然得到维护,一切为了深渊之主的降临!”
凯文森然一笑,说道:
“不错,你要明白,我们所听命的,是清洁协会纽约牧区的牧者大人,那是一位在清洁协会内部地位极高的牧者,不是你们这些东南亚的外围组织能够比拟的!清水会的朋友,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听到凯文的话,清水会那名觉醒者明显重视了许多,毕竟清洁协会的大本营就在美洲,纽约牧区虽然面积不大,却绝对是一个重要的牧区。
纽约牧区的牧者,也必然是一个强势而位高权重的存在。
当下点头说道:
“你可以叫我孟克,我是清水会执法组组长,我们清水会现在已经成为清洁协会的外围组织,隶属于那位如日中天的夏国西南牧区和中南半岛牧区联合牧首大人!”
说到那位牧首大人,孟克的脸上现出了自豪和得意的神情。
而凯文同样露出敬畏和慎重之色,赞叹道:
“原来是那位牧首大人,哪怕在北美,我也曾经听到过那位牧首大人的威名,你们有福了……”
两人边走边交谈,另外几名北美镇魂局的探员此时也加入聊天之中,显得十分兴奋。
这几名北美镇魂局的探员本身已经投靠了清洁协会,此时在暹罗也找到了清洁协会的组织,立刻有一种没有入错行的感觉。
转眼间,他们已经开始讨论如何折磨和处死李凡这个夏国异常局的罪人,完全把旁边的李凡当成了不存在一样。
与此同时,孟克立刻让几名手下带着已经快要因为疼痛和失血而昏厥的大卫离开,前往某个医疗实验室进行治疗。
凯文感激地说道:
“感谢孟克兄弟,希望大卫能够安然无恙吧……”
孟克嘴角一扬,笑道:
“放心,这里有最好的医疗设备,大卫先生的伤势一定能得到很好的治疗,哪怕是断肢再生都没什么问题。凯文先生,你有福了,今天正好有几位大人莅临清水会,他们的职位甚至比一般的牧者还要高,既然是北美镇魂局和夏国异常局的矛盾,那必然要让几位大人亲自定夺,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他们。”
此时一旁的李凡终于忍不住插言道:
“据我所知,清洁协会的宗旨其实是禁制欺压良善的,毕竟清洁协会认为世间罪恶,需要深渊之主来清洁,而每一个协会成员都是一个清洁者,所以也不可作恶,你们这么搞,是不是有些过了?”
听到李凡的话,孟克与凯文还有其他几名北美镇魂局的白人对视一眼,全都放声大笑。
这个夏国异常局的小子脑子进水了吗?
竟然和他们谈什么清洁协会的宗旨?
此时他们已经来到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孟克挥挥手屏退左右,对凯文说道:
“我们现在就要面见那几位大人,这个异常局的傻子,就当做献给大人们的礼物吧。”
他根本没从李凡身上感受到精神力波动,在他看来对方不过是一个格斗能力比较强的普通人罢了,不足为虑。
甚至完全不担心对方会逃跑和反抗。
凯文点点头,用戏谑和怨毒的眼神看向李凡,已经将他当成了待宰的羔羊。
几名北美镇魂局的探员明白他们即将见到大人物,纷纷开始整理自己的仪表,哪怕手掌被戳穿了一个血洞,也都尽量把自己打理干净。
孟克拧了拧脖子,朝李凡说道:
“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的话几位大人的手段,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个夏国异常局的调查员落到他们的手里,也算是倒霉。
竟然在暹罗逞什么英雄,简直是找死。
李凡看看眼前的大门,自语道:
“看样子我和他们约定的地点就是这里了……出门就摊上事儿,这是什么运气?如果不是为了验收一下实验成果,我是真懒得出门……对了,好像张阿姨还给了我一个戒指,说是什么信物……”
说着,李凡伸手在兜里掏了半天,掏出来一堆皱皱巴巴的纸币甚至还有卫生纸,然后从里面翻找起来。
看到这一幕,孟克与凯文对视一眼,冷笑一声,说道:
“不管你是谁,现在装疯卖傻是没有用的,好好想想如何面对几位大人吧!”
李凡喜道:
“啊,找到了。”
说着从那一堆纸币里面摸出一个戒指,戴在了右手中指之上。
孟克戏谑道:
“结婚戒指吗?现在想要靠家庭打动我们,已经晚了,清洁协会不相信眼泪……不对……这是……这是……”
他的声音变得颤抖,面色惨白。
那白金戒指之上,是一个燃烧的星辰的图案,火焰之中则是无数升腾而起的灵魂!
类似的白银戒指代表清洁师,黄金戒指代表牧者。
白金戒指,则是清洁协会的牧首信物!
李凡竖起中指,将戒指展现在孟克等人面前,笑着问道:
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飞熊骑士
“好看吗?”
正说着,眼前的大门缓缓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