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長夜餘火 起點-第一百五十八章 胸章熱推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推开窗户后,蒋白棉将手一撑,跃了出去,然后如同蜘蛛一样,靠着超强的平衡能力和外墙那些凸出部分、自来水管等,飞快移到了214房间对应的窗户外。
这个过程中,她差点失手,因为她还携带着“混乱右手”,身体肌肉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冻僵反应,不是那么灵活自如。
还好,她的生物义肢受影响较弱,及时发力,稳住了身形,蒋白棉才没有从二楼坠落下去。
虽然她就算真的摔到了一楼,这个高度于她而言,也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但必然会导致她错过对付214房间那位住客的最好机会,那问题就大了。
说时迟,那时快,已抵达214房间对应窗户外的蒋白棉直接一肘,将玻璃撞成了碎片。
哗啦的声音里,蒋白棉一手护在脸前,一手扒住窗框,纵身跳了起来。
她刚刚落地,突然“咦”了一声。
因为她的感应里,214房间那位的人类意识和生物电信号在急速消退或者说减弱。
这换成常用的语言来说就是,目标进入了濒死状态,随时可能终止呼吸。
怎么可能?明明只是剥夺了他的意识……蒋白棉又惊讶又疑惑。
她正要依靠窗外微弱星光的帮助,观察房间内的情况,结果一道阴影出现在了她的身后,让她的视线为之一黑。
商见曜跟上来了,堵住了窗户。
蒋白棉当机立断拿出刚才为了攀爬方便塞入衣兜的电筒,推动了开关。
啪,一道偏黄的光柱照向前方,让房间内的景象映入了蒋白棉和商见曜的眼中:
两张单人床摆在左侧,右边是木制的长桌和柜子。
此时,一道人影倒在床和桌之间的过道上,眼睛圆睁,下体隐约有恶臭传出。
他是个男性灰土人,穿着略显陈旧的白色T恤和黑色长裤,似乎还没到三十岁,脸型偏长,头发凌乱。
“死了啊……”商见曜一边通过窗户,进了房间,一边很是疑惑地自语道,“我明明用的是‘意识剥夺’,不是‘心脏骤停’。”
很显然,他和蒋白棉的想法一致:
这么厉害的对手应该不可能这么轻轻松松就死掉,甚至不可能这么轻轻松松就被制服,中间也许还会有一定的波折。
可事实是,目标真的已经死亡,人类意识在商见曜和蒋白棉的感应里消失了。
“检查一下。”蒋白棉迅速下达了命令。
她快走几步,蹲到尸体旁边,伸出左手,小心翼翼地做起检查。
这个时候,因为窗户被撞碎的声音在夜里比较明显,酒店的值班人员察觉到动静,走到了楼后,寻找起来源,远处负责戒严的士兵们也将目光投向了这边。
快速查看完痕迹,蒋白棉有了初步的判断。
她微皱眉头道:
“这位被剥夺意识,倒下去的时候,好像碰到了头。
“他脑袋上有明显的撞击迹象,附近的桌脚也有痕迹残留。
“所以,这是一起不幸的事故?‘意识剥夺’导致的昏迷让目标倒地时意外撞到了头部,而他长期不正常地高血压,脑袋血管脆弱,这么一撞之后,多个区域大出血,连抢救的时间都没留下?”
商见曜啪地握右拳击了下左掌:
“他付出的代价其实不是高血压,而是倒霉?”
目标之前就遇到了身上降压药吃完,房间内的又刚好被偷走这种荒诞事件,现在则一个跌倒让他失去了生命。
蒋白棉一时竟无法反驳商见曜的猜测。
在她二十多年的生命里,这么倒霉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隔了几秒,她吐了口气道:
“代价应该还是高血压,要不然一次不吃降压药不会弄得那么严重。
“所以啊,别看高血压这个代价可以靠降压药控制,相当于能取巧,但实际上的问题一点也不小。某些事情对别人来说,也许完全无所谓,于他而言,就是大事件,稍有倒霉,便一发不可收拾。”
“是啊。”商见曜有感而发,“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状态挺好的。”
能说出这种话就说明不太好……蒋白棉无声嘀咕中,目光落到了死者的胸前。
那里佩戴着一枚人像胸章。
人像很模糊,完全看不出是谁,它表面还有一些斑驳的痕迹,似乎属于旧世界的遗留。
蒋白棉想了想,对商见曜道:
“你来拿,确认情况。
“我负责防备意外。”
商见曜求之不得,立刻蹲了下去,将手伸向那枚陈旧的胸章。
他刚刚握住,整个人瞬间僵硬在了那里,眼睛都无法转动。
与此同时,蒋白棉觉得房间内的气温又降了一点,让依旧裹着被子的她颤抖得愈发厉害。
不对!蒋白棉没有任何犹豫,身体猛地前倾,伸右手握住了商见曜的左掌。
那里戴着“六识珠”!
借助“六识珠”,蒋白棉看到商见曜身前,那枚胸章处,一道黑影正试图从虚无中钻出,越来越大,越来越呈人形!
它和商见曜连接在了一起,已部分侵入了他的身体。
乍眼望去,这就像商见曜身前突然冒出了一个恶鬼,来自地狱而非现实的恶鬼!
蒋白棉直接抬起左掌,对着那枚胸章上的黑影,毫无保留地释放了高压电流。
兹!
数不清的银白电弧跃出,前仆后继地劈在了那道黑影上。
焦糊的味道随之弥漫开来,骤然被照亮的房间终于引来了酒店值班人员的关注。
终于,蒋白棉的“视线”里,那道黑影缩回了虚无中,胸章内再没有怪异涌出,表面愈发斑驳。
商见曜眼睛恢复了正常,一点也不后怕地感慨道:
“很像迪马尔科先生,但感觉要强不少。”
腹黑郡主:邪帝的奶娃妃 芝士焗番薯
“但这种强没有反应出来……因为隔着‘新世界’的节点?”蒋白棉也大概清楚了刚才是怎么回事。
“新世界”内的某位试图以胸针为媒介,“夺舍”商见曜!
而从佩戴胸针的死者一直没被“夺舍”看,“新世界”内的那位应该和他关系匪浅——如果他已经被“附体”,那他死亡之后,“夺舍”不需要再隔着“新世界”的节点来,直接转移就行了。
商见曜未做回答,关注点全放在了胸章上,对自己被电得表皮发黑的右手和略微立起的头发完全不在意。
——刚才那么近的距离下,他难免有受到蒋白棉高压电流冲击的波及,还好,不是正面。
“能力是‘天耳通’,代价是味觉消退。”商见曜很快得出了结论。
他已经尝试着使用了胸章,听到了酒店值班人员商量着打电话给治安管理委员会的那些话语。
“天耳通”?难怪可以监控我们的动静,及时做出处理……蒋白棉恍然大悟间,起身打量起房间各处的情况。
最引人瞩目的是摆在桌上的一台电脑和几台仪器。
靠黑客手段侵入广播系统的?蒋白棉环顾了一圈,对玩“天耳通”玩得不亦乐乎的商见曜道:
“把胸章放下,打电话给治安管理委员会,让他们来接手。”
身在“救世军”的地盘,很多事情“旧调小组”还是要懂得避嫌。
为此,商见曜打电话的过程中,蒋白棉特意让他强调了黄委员和丁苓的存在。
等待治安管理委员会的人时,格纳瓦也赶到了214房间,龙悦红和白晨则于自身套房内看守物品,防备意外。
此时此刻,走廊上到处都是一脸警惕的酒店值班人员,窗外有几队负责戒严的士兵被调了过来,半空来回飞着一架架无人机。
“救世军”的效率相当高,没过多久,丁苓连同治安管理委员七八个人一起抵达了“灰土大酒店”。
“不用担心,黄委员已经到了附近,你们照实说就行了。”丁苓扫了眼正检查房间和尸体的治安管理委员会人员,对薛十月和张去病说道。
她接着又补充道:
“我们其实也在找这几天出过意外的人,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锁定了目标,可以啊!”
蒋白棉将自己等人怎么从戴铝锅的张老那里问到线索,怎么和酒店经理沈康交流,怎么检查目标车辆,怎么在夜深人静时回想白天种种,突然察觉到记忆出现矛盾的事情捡重点讲了一遍。
当然,她把主要的“功劳”推给了格纳瓦,免得暴露自己与商见曜的能力和道具特点。
“有个机器人真好。”丁苓由衷说道。
就在这时,负责检查房间的一位治安管理委员会人员走了过来,微皱眉头道:
“没找到那枚核弹头。
“车里也没有。”
蒋白棉听得暗自吸了口气。
目前的情况是嫌疑犯被找到了,抓住了,但核弹头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