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天才神醫混都市》-第三千七百六十三章 翻譯翻譯?看書

天才神醫混都市
小說推薦天才神醫混都市天才神医混都市
“魅魔?”杨天挑眉。
幻 雨 小說
“是啊。我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那是存在于一些古老传说、怪异小说里的一类种族,据说她们都是非常美貌的妖精,生长到最漂亮的年纪之后就不会再变化了,而作为维持美貌的代价,她们需要从男人身上吸食最精华的东西来充盈自身,嘿嘿嘿嘿,没错,就是用最邪恶的那种方式,”巴洛一边YY着,笑容都不由变得邪恶了起来,“如果佩尔长老就是魅魔的话,那真是最极品的存在了吧。你这家伙给我老实交代,昨天晚上是不是和佩尔长老一夜春宵,肉体和灵魂是不是得到了双重的满足?啧啧啧……光是想想就让人羡慕得流口水啊!”
杨天听到这话,看着巴洛那激动、兴奋、甚至仿佛已经代入了想象之中的那副样子,不由感叹——这家伙真TM是个人才。
如果把他放到地球上,让他去写小说,肯定是新时代的一代淫才。
不出十年,作家收入排行榜上,不一定有他一号,但扫黄打非的监牢里,一定有他的名字!
“原来现在的学生群体里,都是这样议论我的?”一道清脆动听、却透着寒冷气息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佩尔终于是从门后走了出来,来到杨天身边,然后绕过他,直接走到了杨天的前边,微笑着看着巴洛,“魅魔?原来我居然是魅魔么?我自己都还不知道呢。”
“呃……嘶!——”
眼睁睁地看着这道娇小却美得摄人心魄的身影从门外出现,走到杨天前面,巴洛几乎是瞬间就石化了,然后倒吸了一大口凉气。
脸色,瞬间从兴奋的潮红,变成了惊恐的惨白。
他甚至抬起手揉了揉眼睛,以此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准确的说,是他真的希望是自己看错了。
然而……无论怎么搓眼睛,那道美丽的身影都没有消失,那美眸中的寒意更是愈发清晰了。
巴洛瞬间腿都软了,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佩……佩……佩佩佩……佩尔长老?您……您怎么会……怎么会在这儿?”
佩尔笑吟吟道:“我在这儿,不是刚好么?我要是不在,你刚刚这一番精彩的发言,我应该是怎么都不可能听到的吧。杨天肯定也不会把这些话转述给我的。”
巴洛想了想刚刚自己说的那些话,脸都不只是发白了,简直都要发青了!
“别别别,长老……长老大人,我……我刚刚那都是瞎说,都是胡说八道,我真不是背后说您坏话,我只是……只是听那些人瞎传的,然后胡思乱想了一些而已。我绝对没有对您不敬的意思啊,我……我真的……”
“哦?”佩尔打断了巴洛求饶的发言,轻笑着,道,“那你倒是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做‘得了某种长不大的侏儒病’?”
“啊……这……这这这……”巴洛瑟瑟发抖地往后退了半部,后腰嘭的一声撞在桌子上沿,却连痛哼都不敢发出一声。
“这句不会?没事,那你再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肉体和灵魂的双重满足’?”佩尔笑眯眯地说道。
巴洛颤抖得更厉害了,“这……长老饶命,我……我真的只是胡说八道啊。”
巴洛有些乞求、又有些埋怨地看向佩尔身后的杨天,仿佛在用眼神问他:你特么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佩尔长老来了啊?你是要我死吗?
杨天就很无辜了,他用怜悯而又无奈的眼神回看巴洛,摊了摊手,表示:不是我要你死,是你自己作死啊。我都已经暗示你很多次了,是你自作孽不可活啊。
巴洛愣了一下,回想了一下,这才意识到,杨天刚才一直装作个正经人、不接自己的话茬,原来都是在暗示吗?
草!
这种要命的时候,你特么倒是明示啊!
“呵,翻译不了吗?身为学生,却这么不学无术,连自己说的话的意思都解释不清,那可不要怪长老我惩罚惩罚你了,”佩尔依旧笑着,这时却是变成了冷笑,娇小可爱的身体上忽然散发出一阵寒冷可怕的气息。
她身体附近,空气中都隐隐萦绕出一片寒气,一些细碎的光芒在周围浮现,那是寒气作用下、空气中水蒸气凝结出的一颗颗细碎冰晶。
寝室房间里的温度骤然下降。
巴洛浑身一个哆嗦,脸色惨白——他毫不怀疑,自己下一秒可能就要被冻成一个大大的冰块。
神武天帝 小说
而就在这时……杨天终于还是行动了。
毕竟室友一场嘛,杨天终究还是没法袖手旁观。
况且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巴洛可是答应了带他去附近的药坊、帮他寻找赚钱的方法呢。
万一巴洛被佩尔给冻傻了,明天躺在床上行动不能,那岂不是要耽误他的赚钱大计?
那多不好啊对吧!
所以还是要保一保的。
于是杨天略一思忖,在面前的佩尔快要发动神术的时候,一俯身,一伸手,将她软软的、小小的身子抱进了自己的怀里,抱了个满怀。
武魂抽獎系統 小說
不得不说,要说灵魂上的满足,此刻抱住少女绵软的娇躯,感受着她身上传来的温暖与柔嫩,还真有点灵魂上的满足。根本不需要像巴洛说的那么邪恶。
“呃——”
一下子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佩尔的神术施展顿时被打断了。
她不高兴了,回过头,斜了杨天一眼,气呼呼地哼哼道:“干嘛?突然抱我干什么?难道你真的想在我身上‘得到肉体和灵魂的双重满足’?”
杨天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当然知道这丫头是故意用巴洛的话来说反话的。
但这话从她嘴里这么重复一遍,就格外有趣,甚至有点小小的色气,怪诱人的。
杨天索性不否认了,搂在她腰间的手,扶住了她的纤腰,将她扭转了过来,让她面向自己。然后低下头,将大大的脑袋埋了下去,说道:“嗯,确实想啊。毕竟我们的佩尔长老这么可爱,谁能不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