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討論-第1172章 不死者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承认,伏地魔和食死徒极有可能成为魔法界永恒的阴影。”
“而如果我们接受了这个糟糕的现实,那么我们就明白我们该怎么做了。”
邓布利多说,他的声音渐渐提高。
人们可以清晰地感觉他周身笼罩着的那个力量的光环。
“首先,最重要的一步,我们要弄明白哪些是可以站在我们一边的。”
“在伏地魔的影响力彻底散开前,想办法团结这个世界所有可以团结的力量,凝聚起一面盾牌,那么我们就还有可能挽回局面。当然,我们还得想办法遏制黑暗势力增长速度。”
“譬如开始尝试约束、乃至于监管摄魂怪,尽快让阿兹卡班脱离摄魂怪的控制——”
“你在说些什么?!”康奈利·福吉忍不住嚷道,“你打算让魔法部放弃摄魂怪?”
他不可置信地眨巴着眼睛,呆呆地瞪着邓布利多,似乎不能完全相信刚才听到的话。
“放弃摄魂怪?”福吉又重复了一次,用力摇了摇头,“光这点就不可能!我只要一提出这个,立刻就会被赶出办公室!我们绝大部分人正是因为知道有摄魂怪在阿兹卡班站岗,晚上才能睡个踏实的觉!”
“显然,今晚没有人睡了踏实的觉……情况不同了,康奈利!”
邓布利多说,从半月形眼镜上威严地审视着福吉,目光中带着某种难以直视的力量。
“你应该也听到了,伏地魔并没有忘记那些被关在监狱里的得力干将。”
“那些摄魂怪不可能对魔法部忠心耿耿,福吉!伏地魔能够提供给他们比看守犯人多得多的乐趣!而一旦伏地魔掌控了阿兹卡班,有了那些最危险、邪恶生物的支持,那么他的势力很快会彻底超越过去,膨胀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到那时,几乎没有人可以阻止黑暗力量席卷世界。”
“至于你会不会被赶出办公室?你现在没有闲暇去考虑这个了,你今晚放火龙烧了伏地魔,对吧?如果我是你,我现在首先考虑的是如何削弱黑暗势力,而不是如何让自己更大概率在任期牺牲。”
福吉的嘴巴张开又合上了,似乎没有语言可以表达他的愤怒和恐惧。
“妖精加入魔法部,这是个很好的开端,但还不够——”
邓布利多进一步说道,“除了妖精,我们还要立刻派人给巨人送信,以及正视狼人问题——尤其是狼人这方面的事情要立刻开始着手解决,他们游离在魔法界灰色地带太久太久了,是时候让他们重新回到正常社会之中了。趁现在还不算太晚,向他们伸出友谊的手,不然伏地魔就会把他们拉拢过去。”
“你——你一定是在开玩笑!邓布利多,我不能这么做!这太荒唐了!”
康奈利·福吉惊讶得喘不过气来,一边摇着头,一边下意识从邓布利多面前往后退。
“人们对于狼人、巨人的仇恨和恐惧并不比对黑巫师少多少,邓布利多,如果魔法界知道魔法部打算让巨人和狼人加入到文明社会中,一切都完了——他们甚至有可能会选择调转魔杖指向我们!”
“或许吧,不过如果你打算与一切巫师之外的力量为敌,那我们肯定也完了。”
邓布利多冷冷地说道,他环视着四周,目光在斯克林杰等人身上扫过。
“我想,你们今天应该意识到了,那些黑巫师在过去十年的蛰伏中积攒出了异常庞大的力量!”
“这种力量庞大到甚至可以在一夜之间突袭大半个欧洲魔法政府!如果没有那两条来自从古灵阁妖精那里的火龙,你觉得今晚会有多少人会因为你的自大而送命?现在不是考虑官职的时候了!”
“我现在告诉你吧——只要听从我的建议,采取一些措施,在恐慌与怨怼还没来及蔓延时,告诉魔法界的大家,魔法部依然有着极为强大的实力维持秩序,那么巫师界乃至于整个魔法界都会永远铭记你,哪怕你会因为今晚的冒进而遭受诘问,但至少不至于成为魔法界的罪人,被历史永远钉在耻辱架上!”
“疯狂……”福吉小声说,他嘴唇颤抖着,脸上浮现出一种顽抗、固执和慌张的神色。
“没错,很疯狂,但这是魔法界现在唯一的机会,不是吗?”
邓布利多没有继续反驳,而是重新坐回了自己椅子上,似乎有几分疲惫。
接着是一阵沉默。
事实上,在十几分钟之前,在场的魔法部高官们就简单开过会议。
众人原以为自己已经把局势想得足够糟糕了,但经过邓布利多的这番分析和建议,他们发现未来可能比他们想象中更加严峻,哪怕是康奈利·福吉也忍不住在脑海中想象着最糟糕情况发生后的场景。
巨人在城市中横行,摄魂怪游荡在对角巷左右,狼人潜伏在暗处等待猎物……
更可怕的是,还有阴魂不散的黑巫师……
没来由的,一张长着发亮红眼睛的扁平蛇脸忽然从他的记忆中翻涌上来。
康奈利·福吉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肥胖的面孔似乎突然松懈了下来,伏地魔临走前那怨毒、冰冷的眼神仿佛是一根冰冷的匕首,刺破了他紧绷着的脸庞,不到几秒钟就放跑了里边所有的空气。
他呆呆地瞪着不远处的邓布利多,好一会儿之后,他像是重新振作了起来,说道:
“那么,还有……还有全英国巫师的资料……我们该怎么办……”
“当然是如实告诉魔法界,人们有权利知道这件事情。”
箱庭 都市 專賣 街
邓布利多平静说道,看了眼瞪大眼睛的福吉,不慌不忙地继续补充道。
“不过……”
“并不是现在,魔法部的损失统计还没有完全结束,现在首要任务是告诉大家神秘人回来了,以及魔法部接下来的一些应对方式,联盟计划。至于巫师个人资料失窃的事情,可以等到‘统计’结束之后,放在第二批次通告放出——与具体的解决对策一起说出来。”
“事实上,我倒是有个模糊的想法……”
“模糊的想法?”艾米莉亚·博恩斯好奇的问道。
“嗯,譬如说……”
邓布利多眼神恍惚了几秒,回想起那名混血小媚娃在休伯利安号上描绘的景象。
“譬如说,一座属于巫师的魔法都市……不过这其中涉及的事情太多,我们最好之后单独讨论。”
属于巫师的……魔法都市?
魔法部众人愣了愣,不过今晚令人震惊的东西太多了。
相比起那些近在眼前的问题,这种仅仅还只有一个想法的提议,显然不是当下的重点。
“那么巴蒂·克劳奇先生那边呢?您有什么建议?”斯克林杰沉声问道。
不知不觉间,话题的主导权完全落入了邓布利多手中。
“我相信克劳奇先生不会与伏地魔同流合污,但小巴蒂·克劳奇这件事情确实颇有蹊跷——”
邓布利多十指交叉,沉吟了片刻,目光在斯克林杰、博恩斯等人身上徘徊了一下。
“我建议先在暗中调查情况,最好可以安排几名傲罗在克劳奇先生附近监视……如果小巴蒂·克劳奇真的还活着,他多半不会在乎什么父子之情,毕竟当初就是他父亲亲手把他送进了阿兹卡班。”
“不管怎么说,我们必须尽快弄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死而复生’的……”
“毕竟我们至少得弄明白……”
邓布利多半月形眼镜折射出一抹凛然的反光,轻声说道。
“我们面对的到底是一个‘不死者’?”
“亦或是,一群?”
————
————
妈、妈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