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討論-第1202章 “禁卡”:韋斯萊煙花鑒賞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烟花?什么意思……”
绝色炼丹师 落十月
伊琳娜困惑地看着不远处冻得有些小脸发红的金妮,不明白她在说些什么。
某种不安的气息开始在空气弥漫,伊琳娜很熟悉这种奇怪感受——每当金妮想恶作剧时,大多就是这样。
“差不多该结束了,金妮——抱歉,这样下去你会感冒的。”
伊琳娜摇摇头,平静地举起手中魔杖指向金妮,表演赛的效果应该算是完美达成了。
作为三人中魔法掌握最熟练的小女巫,休伯利安号的实习舰长秘书,她绝对不能在艾琳娜面前输给任何人——哪怕对方是自己抵达霍格沃茨之后结识到的最好的朋友,但在这种情况下故意放水拖延,反而才是一种伤害、欺负朋友的恶劣行为。
最多……晚上找个时间去黑湖里偷偷抓几条鱼作为和好礼物吧?
“是啊,所以我们应该尝试着暖和暖和一下——”
还没等伊琳娜魔咒念出,金妮·韦斯莱朝她扮了个鬼脸,忽然把手中的那个小袋子朝前方抛出。
与此同时,金妮右手魔杖冷不丁往前点动,声音清脆地又一次飞快念道。
“超级——蝙蝠精咒!”
“没用的,金妮。别忘了,这魔法是我们俩一起研究出来的。”
伊琳娜神色平静地轻轻挥动魔杖,甚至连躲闪都没有,如同最开始那一次一样应对着。
“火焰熊熊(Incendio)!”
不同于霍格沃茨魔咒课本上记载的火焰魔咒,经过改良后的火焰熊熊会在魔咒终点位置爆发出火焰漩涡。
依照丹妮洛娃的优化模型,一瞬间形成真空低压区域的漩涡中心会在火焰爆发瞬间拉扯四周物体,造成小范围聚拢效果。
这种基于魔法形成的真空压甚至比绝大部分束缚类魔咒的力量更加强大。
无论金妮丢出的东西是什么,在这个反咒下都只能停在原地,无法突破到她身边。
只不过随着她下意识的魔咒反击,此前那种萦绕在她心间的不安,突然化作石子落了下来。
下一刻,伊琳娜立刻明白了这份不安的来源。
一些全身由金色和绿色火花构成的巨大火龙从被火焰吞噬的袋子中咆哮而出!
天空充斥着四处喷射的艳丽火红星点,发出巨大的爆炸声,颜色鲜艳的粉红色凯瑟琳车轮式烟火紧随其后!
那些烟火直径至少五英尺以上,带着可怕嗖嗖声宛若飞速转动的“火焰飞碟”;
而在所有“烟花怪兽”的最末尾,几十捆宛若烟花棍化作火眼,拖曳着闪耀的、由银星构成的长尾巴,在几秒钟之内变成彗星,轻而易举地笼罩住了整片场地……
“伊琳娜,你这家伙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认真听别人说话。”
金妮看着那些在被火焰咒“激怒”的烟花,一本正经地看着前方那个似乎吓傻了的闺蜜。
“你如果可以多点好奇心,现在就应该认真问问我,这到底是什么神奇的魔法——”
“昏昏倒地!”
伊琳娜冷着一张小脸,没有任何犹豫的魔杖点出。
她的魔杖顶端突然喷出一道红光,迎面击中了那只朝她冲来的烟花火龙。
轰!噼里啪啦——
那只烟花火龙并没有停下,反而如同炸药包一般猛烈地爆炸开来,散落成无数小号的爆竹朝她抛撒过来。
“噢,不要朝它们施展昏迷咒,它们可不是生物——这是魔法炼金道具,唔,魔法烟花。”
金妮无奈的摊了摊手,看着伊琳娜认真解释道,一边从怀中摸出第二个小布袋,从里边取出一套还没激发得魔法烟花。
“每一个韦斯莱烟花都是由数十个魔法烟火棍组合而成的,如果你用攻击性的魔咒去反制它们,大概率是把它们直接打散,至于熄灭烟花的燃烧爆炸……这些可不是依靠低温和水花就能做到的,它们是由魔法引燃得烟花,哪怕你把它们打散也无法熄灭。”
“对了,作为朋友,我建议你做好直接排除‘消失咒’这个选项——”
还没得等金妮得话音落下,伊琳娜神色冷漠再次挥动魔杖。
“消无踪影!”
霍格沃茨的课本中把消失咒算在五、六年级的内容,不过常规的课程安排显然不适用于伊琳娜。
由于考虑到此前可能没有魔法学校收容,她在家自学完了大部分高年级魔咒,而类似于消失咒这种重要魔咒自然不会错过。
要知道,在面对炼金道具时,消失咒无疑是最有效的解决方式——这是每个通过O.W.L.s的巫师都知道的常识。
随着伊琳娜的魔咒命中那些轰鸣爆炸的魔法烟花,场地上空仿佛短暂出现了半秒时间凝滞。
就在她以为魔咒生效时,那些凝滞在半空中的魔法烟花忽然发出一声狮子般的咆哮。
轰!轰!吼——
在所有人注视下,那些狰狞的“烟花火龙”摇头晃脑地嘶吼,在一连串爆鸣咆哮声中迅速增长为原本数量的十倍。
夺舍成军嫂 伯研
四溅的金红色和绿色魔法火星一瞬间布满了这一片决斗场地上空,耀眼的赤红色烟花拖着长长的焰尾,划过四周旁观者的视线,宛若流星火雨般朝着下方的伊琳娜和金妮两人俯冲而去,而在一片爆竹和火焰的爆炸声中,金妮的声音隐约从屏幕的转播中传了出来。
“——否则,它们会呈十倍的进行增长。”
伊琳娜迷茫地仰起头,看着映入眼帘的漫天火光。
几个月之前,她曾在休伯利安号上看到过一场有些类似的流星火雨。
只不过,当时她并不是站在地面,而是站在天穹看着“火雨”朝着大地洒下。
或许两者间有许多的不同,但是当她看到那些绚烂危险的魔法烟花时,她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反而是……
——好漂亮。
重生之荊棘后冠
以及……
某种无力而慌乱的彷徨。
她知道,这场对决自己可能要输了。
“嘿!你傻了吗?!你自己的魔法呢?!”
就在伊琳娜走神的间隙,金妮生气的声音忽然在她耳边响起。
她转过头,只见金妮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旁边,一层浅浅的魔法护盾出现在她头顶。
四处都有爆竹如同惊雷般炸开,金妮不得不努力撑起一小片屏障,竭力抵挡那些正在落下的危险火星。
“你赶紧认输啊,笨蛋——不然我们俩就要一起受伤了!”金妮看着还傻乎乎愣着的伊琳娜,气鼓鼓地说道。
在小金妮原本的想法中,当她展示出自家双胞胎哥哥给的“必胜绝杀”之后,伊琳娜多少还是会抵抗几下,至少开个什么魔法护盾,或者使用一些她所不知道奇怪魔法来反击,谁知道这家伙在试了两下后,就愣愣的仰着头在那里“等死”了。
“……金妮?你怎么跑过来了?”伊琳娜回过神来,手中魔杖赶紧朝着上空挥动了一下。
银白色的魔法光柱从她的魔杖往上喷涌,形成宛若蛋壳般的屏障。
【固若金汤】
“当然是趁机近身偷袭你啊——”
金妮没好气地说道,看了一眼现在才反应过来的闺蜜。
“反正,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身体不自觉就动了,你现在可以认输了吧?”
“……如果我现在认输,你可以让那些魔法烟花停下来吗?”
“好像不行——”金妮愣了半秒,老老实实地说道。
事实上,乔治和弗雷德之前偷偷把那些“韦斯莱烟花”交给她的时候,特地嘱咐了让她一点点丢。
在最开始的时候,她原本以为那些烟花是类似于爆爆臭蛋那种不那么危险的东西。
最多也就是吓唬伊琳娜一跳,制造出她可以趁乱偷袭翻盘的机会,谁知道在几个魔咒的催化之下,那些烟花会突然变得那么可怕。
况且她也没想到费雷德和乔治在包包里塞了那么多……
“所以说,你其实是闯祸了吧?金妮。”
伊琳娜眉毛一挑,她在金妮脸上看到了一抹比她自己还要慌张的神情。
“你的这些魔法烟花……之前从来没有试验过吧?如果,我把你打晕丢出去,我是不是就赢了?”
“你——”
“骗你的,我认输了。卡斯兰娜姐姐救命!”
伊琳娜从来没有什么波澜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狡黠。
虽然认输有些丢脸,但是她得到了更好的奖励——至于艾琳娜会不会因此调低她的评级,伊琳娜并不打算去思考了。
实在不行,最多就是金妮变成她的上级,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
“这、这是——她刚才到底一次性点燃了多少魔法烟花?!”
“霍格沃茨一年级这么可怕,决斗可以用这些?!”
“你没听到是无差别魔法对抗吗?艾琳娜没有出手制止,说明这属于规则允许范围。”
“那么多魔法烟火,落在她们身上会出大事的!这有些过头了吧!”
在场不少巫师瞬间站了起来,紧张地看向下方完全被烟花火焰遮挡住的场地。
或许单独的几根魔法烟花仅仅是恶作剧,但当他们看到金妮丢出的小包中绽放出上百枚魔法烟花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还会觉得这个东西是没有杀伤力的玩闹——哪怕隔着几十米之远的距离,不少人也能隐约感受到那些火焰和咆哮烟花所带来的可怕压迫力。
“麦格教授,下边决斗场地是不是……或许应该到此为止了吧?”
斯普劳特教授有些担忧的说道,在这样非人力的轰炸下,她担心仅凭艾琳娜可能无法护住那些孩子。
“放心吧。”米勒娃·麦格淡定地摇了摇头。
“卡斯兰娜小姐不怕火。”斯内普更是带着他惯有的冷漠神色,平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不怕……火?”斯普劳特教授困惑地看向斯内普。
就在这时,那漫天的火光终于咆哮着融合成一个硕大龙头,朝着下方场地扑去。
轰!
轰轰轰!
没有任何征兆,强烈的爆炸声与烈焰瞬间充满了空间。
一层又一层的火浪以“烟花火龙”坠落位置为中心向着四周翻滚扩散。
炙热的火舌狂暴的飞舞开来。
刺眼的金红色光芒,翻滚的热浪。
就连空气也在那一下撞击中发出了可怕震颤,以无可匹敌的气势朝着四周席卷而去。
噗。决斗场地四周的闪过一层薄薄的光幕。
那是弗立维教授此前设立在决斗场地四周的魔法防护。
在冲击波中仅仅支撑了半秒不到,旋即仿若破碎的金箔消散。
下一刻,强大的冲击波和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一瞬间横扫过整个魁地奇球场。
万幸的是,在看台周围还有一层魔法防护。
淡金色光幕及时亮起。
无数波纹在众人眼前荡漾开来。
咕噜——
虽然没有直面冲击,但是所有人依然不自觉地咽了咽唾沫。
这可是霍格沃茨一年级之间的决斗啊,倘若说此前那些魔咒交锋达到了普通傲罗的档次。
那么最后收尾的那个“奇怪魔法”简直超过了绝大部分巫师的理解范围。
漫天尘土、碎石如同玩具一样被抛洒向天空。
与其说这是什么魔法烟花造成的爆炸效果,还不如说更像是有一颗流星落到了地上。
这种危险程度显然再次刷新了这片场地的上限——在此之前,这里最危险的不过是游走球而已。
看台上一片死寂般的沉默。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造成的耳鸣依然在不少人耳边回荡,一切仿佛做梦一般。
这一次,哪怕是看台上的教授们也失去了原本那种淡然平静的神色。
天啊!
这哪里是什么魔法烟花!
二次引爆、连环火浪、链式爆破……
这是疯狂到极点,同时又天才到极点的复合魔法道具!
而在几个世纪之前的中世界魔法战争中,这种东西人们更习惯于把它称作“对军”魔具。
只不过,还没等所有人从震惊中逐渐缓和过来,仿佛有什么怪物在烟尘中央吸气,无数火焰如同被无形丝线牵引一般逆流腾空,朝着那片“烟花火龙”撞击的核心区域倒转聚集。
漫天的尘埃在静止了半秒后,仿佛忽然沾上了雨点的落叶,簌簌落下。
在一片狼藉的场地中央,两名小女巫手牵手紧张地依偎在一起。
两人前方不远处,一名银白色头发的魔女手指轻轻竖起。
无穷无尽的火焰汇入她指尖的那点火光之中。
“呼——”
艾琳娜轻轻吹了一口气。
如同熄灭蜡烛一样轻松吹灭了那抹凝聚着上百枚魔法烟花的火焰。
自从掌握了火焰魔文、并且激发了媚娃血统之后,普通火焰对于她而言没有任何危险。
如果不是韦斯莱烟花的味道实在算不上好吃,以及自身在全校面前的形象,她甚至可以直接一口气吞掉它……在真正的顶尖巫师面前,魔法烟花并不算是多么高深、难以应付的技巧。
“第一局,金妮·韦斯莱,胜。”
艾琳娜环视周围,仿佛刚才仅仅是猜拳结束一样,语气轻松地说道。
“另外,本次对抗赛临时新增一个禁止使用的道具——”
“韦斯莱烟花。”
混沌 天帝
————
————
好耶!

人氣都市言情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起點-第1191章 巴蒂·克勞奇(上)熱推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霍格沃茨,周六清晨。
相比起魔法界的风起云涌,城堡之中的氛围格外祥和轻松。
正如同艾琳娜等人预料的那样,伏地魔归来完全影响不了学校日常。
随着霍格沃茨教授们照常上课、布置作业,小巫师们很快就把无法理解的混乱抛在脑后——伏地魔的起死回生和入侵魔法部,甚至还没有等会儿要展开的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学院对抗赛更让人紧张。
当然,没心没肺的乐天淡定仅限于学生,教师们依然在第一时间展开报纸跟进情况。
无论是邓布利多教授的消息,亦或者是魔法部、神秘人的消息,无一不是教授们关注的内容。
教职工长桌边,小天狼星和卢平一边享用早餐,一边翻看报纸小声议论着。
“魔法部凑出了一个团队,”小天狼星说,“但我们没有得到通知,你不觉得有些奇怪么?”
“当然,”卢平缓慢地切着煎蛋,有些无力地苍白着脸说道,“这是有些奇怪,不过更古怪的是,邓布利多教授并不是指挥者,从描述来看似乎另有其人……我实在不知道,谁有资格指挥教授。”
“还能有谁,”小天狼星冷笑了一声,轻蔑地说道,“当然是魔法部官员们,我太熟悉他们——”
“康奈利·福吉?不会的。如果是他们,那么报纸上会直接写出来。”卢平说。
小天狼星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地说道:“或许他们也觉得自己的名字不适合出现吧,莱姆斯。”
“如果魔法界希望击败伏地魔,那他们终究得听邓布利多教授的——没有人比邓布利多更明白如何对付伏地魔,只有地位相等的人才有资格与邓布利多并肩,而魔法部那些官僚显然差得太远了。”
“相比起来,我更好奇巴蒂·克劳奇怎么了……”
他摩挲着长出短硬胡茬的下巴,饶有兴致地读着报纸角落的一则简讯。
“国际魔法合作司司长巴蒂·克劳奇因病暂时修养,这可比邓布利多教授那边有意思多了。”
“今天早上他还是首轮抵抗食死徒的英雄,下午就立刻请病假了……这不符合克劳奇的性格。如果他以前曾因为生病而请过一天假,我就把面前这张桌子连带着上边的餐具全部嚼碎吃了。”
“所以……我还是没明白这到底有什么‘有趣’的地方。”
打雷少女
卢平飞快地翻了翻手中的报纸,最后目光不经意停留在了其中一版。
那是丽塔·斯基特的文章,《预言家日报》的金牌记者,前段时间关于洛哈特的报道就是她写的。
“魔法部之中有人涉嫌勾结黑巫师,傲罗们成功锁定嫌疑人……怎么,你怀疑是克劳奇?”
“显而易见,克劳奇多半是被软禁起来了——”
小天狼星表情古怪地说道,似乎有些幸灾乐祸,又有些困惑。
“不过,这其中肯定有不正常的地方,巴蒂·克劳奇那家伙绝不可能倒向伏地魔那边。”
“唔,为什么?你认识克劳奇?”
就在这时,一个好奇的温和声音在两人边上响起。
卢平和小天狼星转过头,正好看到斯普劳特教授略带歉意地朝他们笑了笑。
“抱歉,我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说话——我只是有些好奇……呃……克劳奇和我同期。”
斯普劳特教授的座位正好在卢平旁边,两人交谈很难不被她听到。
而且另一方面,作为赫奇帕奇学院的院长,獾獾们的“吃瓜天性”有时候还是蛮难控制的。
“哦,我当然认识巴蒂·克劳奇。”
小天狼星的表情黯淡了,他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吓人,轻声说道。
“事实上,就是他下令把我送到阿兹卡班的——连审判流程也直接免了。”
“什么?当初你没有经过审判?!”斯普劳特教授惊讶地说。
“不是邓布利多教授?”卢平也有些意外。
关于小天狼星布莱克的事,他们大多是从报纸、朋友口中逐一打听到的。
在很长一段时间中,他们都以为他是经由威森加摩法庭审判后,由邓布利多亲手送入阿兹卡班。
这也是教授们和凤凰社成员们一直默契回避的陈年往事。
……无论是在小天狼星出狱前亦或出狱后。
“是的,没有审判。”
小天狼星坦然说道,一边给自己餐盘添了一大勺牛肉。
“克劳奇曾经是魔法部法律执行司的司长,这个事情你们应该还记得吧?”
“当然,我记得当时大家都预测他可能当选下一届魔法部部长。”
分身少女
斯普劳特教授点了点头,皱着眉头回忆着过去,若有所思地缓缓说道。
“他是个相当了不起的巫师,巴蒂·克劳奇。在学校里时就非常优秀,法力高强,很有主见和勇气。最后一年,他和我分别担任男女学生会主席。虽然毕业于斯莱特林,但他一直坚定反对黑魔法。不过我觉得多琳的功劳至少占了一半,克劳奇会的黑魔法也不少,但他从来不会利用它们欺负弱小。”
“多琳?”卢平好奇地轻声问道。
“噢,多琳·艾博,她和克劳奇当了七年同桌,后来成了克劳奇夫人。”
斯普劳特教授神色一暗,简单解释了一句,飞快又把话题转回到了巴蒂·克劳奇身上。
“在那样的时候,总能让好人体现出最好的品德,使坏人暴露出最恶劣的本质。虽然克劳奇后来某些措施我并不赞同,但他确实不可能成为食死徒——或许邓布利多是食死徒们最害怕的巫师,但巴蒂·克劳奇绝对是食死徒们最痛恨的那个,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变得和黑魔势力那边许多人一样冷酷……”
斯普劳特教授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有过多评价巴蒂·克劳奇的过往。
而卢平和小天狼星也是同样的复杂神情,众人看着报纸上的那些标题陷入了沉默。
“是啊,所以我讨厌他,但并不妨碍我觉得他很厉害——”
小天狼星也叹了口气,合上报纸,心不在焉地搅拌着自己盘中的牛肉。
“在伏地魔势力强大的时候,你不知道谁是他的支持者谁不是,不知道谁在为他效命谁又不是。”
“人们只知道伏地魔能把人牢牢控制,使他们不由自主地做一些可怕的事。每个人都为自己、自己的家人和朋友感到害怕。每个星期都有噩耗传来,又有人死亡,又有人失踪,又有人在遭受折磨……”
“魔法部一片混乱,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到处都是一片恐怖……紧张……混乱……”
“不过,随着克劳奇成为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司长,魔法部面对黑魔势力总算有了一些反攻力气。”
“傲罗们获得了不少新权力——比如,他们有权杀人,而不仅仅是抓捕。克劳奇用暴力对付暴力,他允许对嫌疑者采用不可饶恕咒。没经审判就被直接移交给摄魂怪的可不止我一个人。当然,许多人认为克劳奇这样处理是对的,伏地魔失踪后,克劳奇出任魔法部长似乎只是时间问题。直到后来……”
小天狼星回顾着往事,露出了一抹冷酷的讽刺表情,“克劳奇的亲生儿子被抓住了,他和一群凭着花言巧语逃脱牢狱之灾的食死徒在一起。我记得,当时他们就在寻找伏地魔,想使伏地魔东山再起。”
“他应该多花点时间和家人在一起,时不时地早点下班……多了解了解自己儿子。”
斯普劳特教授摇了摇头,颇为唏嘘地轻声说,“多琳太宠那孩子了……”
作为当年睡隔壁床的好朋友,斯普劳特教授很清楚闺蜜性格。
“所以他儿子后来成了一个食死徒?”卢平问道。
“不清楚。但应该是——”小天狼星耸了耸肩,“他被关进阿兹卡班时,我自己也在那里。那个男孩被捕时,和他在一起的人都是食死徒——”他眼中闪过一抹冰冷,朝不远处格兰芬多长桌点了点下巴。
“——你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事情被捕的,隆巴顿夫妇。我可不认为他是无辜的。”
“所以克劳奇亲手把他送进了阿兹卡班——多琳在庭审席上直接晕过去了。”
斯普劳特深深地叹息道,她后来还特地请了一次假去探望那位母亲。
“是啊,非常可怜。他妈妈一定对他很好。”
小天狼星说,现在他脸上完全不是觉得好笑的神情了。
“我看见摄魂怪们把他带了进来,我隔着牢门的铁栏杆注视着他们。他最多也就十九岁。他们把他投进了我旁边的一间牢房。傍晚的时候,他尖声呼喊着妈妈。不过几天之后,他就无声无息了……”
“他们最后都无声无息了……只偶尔在睡梦中发出尖叫……”
一时间,小天狼星眼睛里郁闷的神情变得格外凝重,就好像眼睛后面的百叶窗突然关闭了。
元尊
“这么说,那孩子还在阿兹卡班?”卢平问。
不同于绝大部分巫师,在伏地魔倒台后,作为狼人的他很少有闲暇去了解这些故事。
黑魔势力倒台并不会让人们忘记狼人的可怕,魔法部对于狼人的迫害和监视一年比一年更严。这些事情他从来没有听小天狼星提起过——对于莱姆斯·卢平而言,活下去就已经很困难了。
“不在了,”小天狼星淡淡地说,“他已经不在那里了。在他们把他带进来一年之后,他就死了。”
“他死了?”
“死了的不止他一个,”小天狼星痛苦地说,“在那里,大多数人都发了疯,许多人最后都绝食了。”
“他们丧失了生活下去的愿望。一个人什么时候死是可以知道的,因为摄魂怪能够感觉到,每到这时他们就兴奋不已。那个男孩来的时候就病歪歪的。克劳奇是魔法部的重要官员,他和他的妻子获准看望临终前的儿子。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巴蒂·克劳奇,他半搀半扶着妻子,从我的牢房前走过。”
“显然,他妻子很快就死了——悲伤过度——像那个男孩一样憔悴而死了。”
“克劳奇没有来领取儿子的尸体,摄魂怪把他埋在了堡垒外面。我看着他们这么做的——”
小天狼星松开手中餐刀,抓起旁边的南瓜汁一口气喝干。
“所以说……”
“巴蒂·克劳奇不可能倒向伏地魔那边,他和那些家伙有着血仇——两边都是。”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如果克劳奇被软禁……”
卢平沉默了几秒,重新展开那份《预言家日报》,轻声说道。
“要么是魔法部出了问题,要么伏地魔开出了一个连克劳奇都无法拒绝的价码……”
“不管哪个,对于魔法界都不是好消息——邓布利多应该知道这事,否则他也不会那么着急。”
“是啊,不过相对而言……我宁愿是魔法部出了问题。”
小天狼星轻声说道,摇晃着手中的空杯子。
“毕竟……”
————
————
好耶!2021年最后一更!
新年好呀!!

精品言情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討論-第1172章 不死者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承认,伏地魔和食死徒极有可能成为魔法界永恒的阴影。”
“而如果我们接受了这个糟糕的现实,那么我们就明白我们该怎么做了。”
邓布利多说,他的声音渐渐提高。
人们可以清晰地感觉他周身笼罩着的那个力量的光环。
“首先,最重要的一步,我们要弄明白哪些是可以站在我们一边的。”
“在伏地魔的影响力彻底散开前,想办法团结这个世界所有可以团结的力量,凝聚起一面盾牌,那么我们就还有可能挽回局面。当然,我们还得想办法遏制黑暗势力增长速度。”
“譬如开始尝试约束、乃至于监管摄魂怪,尽快让阿兹卡班脱离摄魂怪的控制——”
“你在说些什么?!”康奈利·福吉忍不住嚷道,“你打算让魔法部放弃摄魂怪?”
他不可置信地眨巴着眼睛,呆呆地瞪着邓布利多,似乎不能完全相信刚才听到的话。
“放弃摄魂怪?”福吉又重复了一次,用力摇了摇头,“光这点就不可能!我只要一提出这个,立刻就会被赶出办公室!我们绝大部分人正是因为知道有摄魂怪在阿兹卡班站岗,晚上才能睡个踏实的觉!”
“显然,今晚没有人睡了踏实的觉……情况不同了,康奈利!”
邓布利多说,从半月形眼镜上威严地审视着福吉,目光中带着某种难以直视的力量。
“你应该也听到了,伏地魔并没有忘记那些被关在监狱里的得力干将。”
“那些摄魂怪不可能对魔法部忠心耿耿,福吉!伏地魔能够提供给他们比看守犯人多得多的乐趣!而一旦伏地魔掌控了阿兹卡班,有了那些最危险、邪恶生物的支持,那么他的势力很快会彻底超越过去,膨胀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到那时,几乎没有人可以阻止黑暗力量席卷世界。”
“至于你会不会被赶出办公室?你现在没有闲暇去考虑这个了,你今晚放火龙烧了伏地魔,对吧?如果我是你,我现在首先考虑的是如何削弱黑暗势力,而不是如何让自己更大概率在任期牺牲。”
福吉的嘴巴张开又合上了,似乎没有语言可以表达他的愤怒和恐惧。
“妖精加入魔法部,这是个很好的开端,但还不够——”
邓布利多进一步说道,“除了妖精,我们还要立刻派人给巨人送信,以及正视狼人问题——尤其是狼人这方面的事情要立刻开始着手解决,他们游离在魔法界灰色地带太久太久了,是时候让他们重新回到正常社会之中了。趁现在还不算太晚,向他们伸出友谊的手,不然伏地魔就会把他们拉拢过去。”
“你——你一定是在开玩笑!邓布利多,我不能这么做!这太荒唐了!”
康奈利·福吉惊讶得喘不过气来,一边摇着头,一边下意识从邓布利多面前往后退。
“人们对于狼人、巨人的仇恨和恐惧并不比对黑巫师少多少,邓布利多,如果魔法界知道魔法部打算让巨人和狼人加入到文明社会中,一切都完了——他们甚至有可能会选择调转魔杖指向我们!”
“或许吧,不过如果你打算与一切巫师之外的力量为敌,那我们肯定也完了。”
邓布利多冷冷地说道,他环视着四周,目光在斯克林杰等人身上扫过。
“我想,你们今天应该意识到了,那些黑巫师在过去十年的蛰伏中积攒出了异常庞大的力量!”
“这种力量庞大到甚至可以在一夜之间突袭大半个欧洲魔法政府!如果没有那两条来自从古灵阁妖精那里的火龙,你觉得今晚会有多少人会因为你的自大而送命?现在不是考虑官职的时候了!”
“我现在告诉你吧——只要听从我的建议,采取一些措施,在恐慌与怨怼还没来及蔓延时,告诉魔法界的大家,魔法部依然有着极为强大的实力维持秩序,那么巫师界乃至于整个魔法界都会永远铭记你,哪怕你会因为今晚的冒进而遭受诘问,但至少不至于成为魔法界的罪人,被历史永远钉在耻辱架上!”
“疯狂……”福吉小声说,他嘴唇颤抖着,脸上浮现出一种顽抗、固执和慌张的神色。
“没错,很疯狂,但这是魔法界现在唯一的机会,不是吗?”
邓布利多没有继续反驳,而是重新坐回了自己椅子上,似乎有几分疲惫。
接着是一阵沉默。
事实上,在十几分钟之前,在场的魔法部高官们就简单开过会议。
众人原以为自己已经把局势想得足够糟糕了,但经过邓布利多的这番分析和建议,他们发现未来可能比他们想象中更加严峻,哪怕是康奈利·福吉也忍不住在脑海中想象着最糟糕情况发生后的场景。
巨人在城市中横行,摄魂怪游荡在对角巷左右,狼人潜伏在暗处等待猎物……
更可怕的是,还有阴魂不散的黑巫师……
没来由的,一张长着发亮红眼睛的扁平蛇脸忽然从他的记忆中翻涌上来。
康奈利·福吉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肥胖的面孔似乎突然松懈了下来,伏地魔临走前那怨毒、冰冷的眼神仿佛是一根冰冷的匕首,刺破了他紧绷着的脸庞,不到几秒钟就放跑了里边所有的空气。
他呆呆地瞪着不远处的邓布利多,好一会儿之后,他像是重新振作了起来,说道:
“那么,还有……还有全英国巫师的资料……我们该怎么办……”
“当然是如实告诉魔法界,人们有权利知道这件事情。”
箱庭 都市 專賣 街
邓布利多平静说道,看了眼瞪大眼睛的福吉,不慌不忙地继续补充道。
“不过……”
“并不是现在,魔法部的损失统计还没有完全结束,现在首要任务是告诉大家神秘人回来了,以及魔法部接下来的一些应对方式,联盟计划。至于巫师个人资料失窃的事情,可以等到‘统计’结束之后,放在第二批次通告放出——与具体的解决对策一起说出来。”
“事实上,我倒是有个模糊的想法……”
“模糊的想法?”艾米莉亚·博恩斯好奇的问道。
“嗯,譬如说……”
邓布利多眼神恍惚了几秒,回想起那名混血小媚娃在休伯利安号上描绘的景象。
“譬如说,一座属于巫师的魔法都市……不过这其中涉及的事情太多,我们最好之后单独讨论。”
属于巫师的……魔法都市?
魔法部众人愣了愣,不过今晚令人震惊的东西太多了。
相比起那些近在眼前的问题,这种仅仅还只有一个想法的提议,显然不是当下的重点。
“那么巴蒂·克劳奇先生那边呢?您有什么建议?”斯克林杰沉声问道。
不知不觉间,话题的主导权完全落入了邓布利多手中。
“我相信克劳奇先生不会与伏地魔同流合污,但小巴蒂·克劳奇这件事情确实颇有蹊跷——”
邓布利多十指交叉,沉吟了片刻,目光在斯克林杰、博恩斯等人身上徘徊了一下。
“我建议先在暗中调查情况,最好可以安排几名傲罗在克劳奇先生附近监视……如果小巴蒂·克劳奇真的还活着,他多半不会在乎什么父子之情,毕竟当初就是他父亲亲手把他送进了阿兹卡班。”
“不管怎么说,我们必须尽快弄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死而复生’的……”
“毕竟我们至少得弄明白……”
邓布利多半月形眼镜折射出一抹凛然的反光,轻声说道。
“我们面对的到底是一个‘不死者’?”
“亦或是,一群?”
————
————
妈、妈耶!!